您的位置:云顶国际 > 外语留学 > 废旧磁带拼人物肖像 昔日女招待变艺术家

废旧磁带拼人物肖像 昔日女招待变艺术家

发布时间:2019-07-05 15:14编辑:外语留学浏览(116)

    图片 1美国女艺术家用旧磁带制作的奥黛丽·赫本人物肖像图片 2艾瑞卡用旧磁带制作的玛丽莲·梦露肖像图片 3披头士乐队肖像画图片 4“流行音乐之王”迈克尔·杰克逊

    肖像:时代的真实写照

    时间:2018年02月05日来源:美术报作者:

    图片 5

    王沂东 石榴熟了 60×50cm 布面油画 1999年  人是立于时代的鲜活存在,其肖像也是时代精神的面孔。“肖像”题材创作一直以来都是艺术表现中较重要的课题,从古代的墓室壁画、帝王功臣、宗教供养、文人高士到当代多元的人物画创作,“肖像”都承载着一个历史时代的道德礼仪规制、审美取向、文化表征以及社会主题,观一件肖像创作,不仅是认识一个特定的人物形象,更是洞察人物所处时代、空间的精神面貌,肖像更是时代精神的一面镜子。  日前,由中央美术学院和北京市总工会联合打造的大型展览“时代肖像”在太庙艺术馆开幕,展出中央美院老教授、在校教师、历届校友的中国画、素描、油画、版画、水彩、雕塑、摄影等艺术作品300多件,以宏大篇章讲述中国的当代故事,描绘中国的当代精神。展览涵盖“中华英杰”“高风文心”“平凡人生”三大主题,纵览“人物肖像”这一古老艺术题材如何在当代社会、文化现实中焕发活力生机,构成一种古今文明的回响。“中华英杰”部分主要描绘对中华历史有着极大推动力的名垂青史伟人,“高风文心”部分关注那些胸怀文心的知识分子,“平凡人生”部分关注的是一种社会群像,或描绘都市街头,或描绘乡村田野、矿工现场,这些图像已成为当代中国人的一个精神符号。  图片 6吴作人 特等劳动英雄李永像 128×160cm 油画 1950年 中央美术学院院长范迪安谈时代肖像   在每个民族悠久漫长的艺术发展历程中,肖像画作为艺术创作中的重要门类,不仅是捕捉人物形神、塑造人物性格、展现人物精神风貌的视觉表达,更成为个体生命历程与社会生活相交融的视觉传记。早在中国传统绘画理论中,就有关于肖像画的论述。从孔子观乎明堂,睹诸君之象而提出“此周之所以盛”的论述,到东汉王充在《论衡·须颂篇》中提到“宣帝之时,画图汉烈士,或不在画上者,子孙耻之”的记载,再到唐代张彦远在《历代名画记·叙画之源流》中所说的“以忠以孝,尽在于云台;有烈有勋,皆登于麟阁”,以及将肖像画誉为“有国之鸿宝,理乱之纪纲”的记述,都可见中国古代肖像艺术一向发挥着记录历史、表彰功名的社会作用,也形成了艺术造型的独特方式。现代以来,随着中西艺术的交流,中国肖像艺术创作的形式语言得以拓展;变革发展、蓬勃活跃的社会现实更使得肖像艺术创作拥有深厚的土壤,体现了艺术家的社会意识、人文关怀和敏锐感知。本次展览的300多件作品包含中国画、素描、油画、版画、水彩、雕塑、摄影等艺术门类。作品塑造了名垂青史的中华英杰、胸怀文心的高风名士、拥有梦想的平凡百姓,他们的经历、作为、业绩、贡献串起了一部鲜活的历史,这些形象与国家、民族的发展息息相关,树立了新的文化理想和艺术价值。几代艺术家共同描画当代中国人的形象,讲述当代中国人的故事,反映当代中国人的精神面貌,在肖像艺术上体现了文明的回响。   肖像艺术作为中央美术学院造型学科的一个重要长项,积累了许多重要的作品和名家名师的创作经验。本次展览浓缩了央美的优秀传统和在今天的进一步发展。面对历史和现实中的人物,艺术家们察其想,绘其型,塑其魂,在典型环境中塑造典型人物。这批形神兼备、制作精良的肖像作品体现中央美术学院在造型研究上的学术深度,彰显出了几代艺术家把握历史、观照时代的人文主义精神,展览被列为百年校庆学术活动的重点项目之一。   立足于今天的新时代,肖像艺术的本质不仅是写形、写貌、写影,更是写真、写心、写神,不仅是社会历史印记与民族记忆的形象叙事,更具有感染人、鼓舞人、激励人的文化意义。我们愿借此展览传承探索,引领时代,为中国肖像艺术踵事增华,增光添彩。图片 7    靳尚谊 老艺术家 100×71cm 油画 2017年   中央美术学院艺讯网编辑张文志谈时代精神的镜子  在从中西交融到全球视野的历史进程中,肖像艺术一直都是中央美术学院造型学科的优长项目,在教学和创作中留下一大批经典肖像艺术作品,这些作品一方面体现出水墨、油画、雕塑等造型语言在当代的丰富与拓展,同时也反映出蓬勃发展的时代风貌。   人物肖像绘画从诞生起就在社会道德秩序、文化礼仪方面产生重要影响,从“孔子观周”这一典故就看出它与国家的兴衰相关联,也有着劝善惩恶、教化人伦的功能,有着构建价值理想的功能,因此所描绘的对象多为在社会中有着重要地位或具有伦理、品格等优益价值的人物。当然,当代的人物画创作某一层面也担当着构建社会价值秩序的作用,但更多层面是描摹当下人的一种存在状态,是艺术表现现实、表现生活的一种内在需求,是以艺术的形式讲述当下发生的故事,表现当代的中国精神。因此,肖像艺术也成为某种有着共性的社会学类型形象,成为当代人生存、精神境遇的一个解读样本。 图片 8  韩国榛 画家蒋兆和 192×133cm 国画 1980年   同时,“时代肖像”展览也展示了各种人物肖像创作技法语言的多元化面貌,从创作本体语言方面也体现出一种“时代性”。中国绘画关于“肖像”的描绘自成一套体系,并发展成重要的“人物画”画科,有着“以形写神”、“传神写照”的美学要求,也有着“十八描”等具体的技法要求。西学东渐以来,西方艺术关于人物肖像的描绘影响中国肖像艺术面貌,一方面,学习西方油画、雕塑关于人物肖像的表现技法,另一方面,结合西方艺术技法拓展中国传统人物画的表现维度,比如浓郁写实主义特色的“徐蒋体系”、当代水墨人物等。中央美术学院诞生于20世纪初那个中西交融的时代背景下,一方面传袭传统的人物画表现传统,同时也积极探索油画、雕塑、版画等造型艺术在中国的发展模式,时过百年,中央美术学院在这两个方面都取得了一定的成就,此次“时代肖像”展览就是百年美院在人物肖像创作领域的成就缩影。

    图片 9

    中新网8月13日电 据外媒报道,一位善于“废物利用”的美国女艺术家用废旧磁带做出明星肖像画,惟妙惟肖的画面令人啧啧称奇,而她之前只是一位普通的酒吧女招待。

    水之墙

    美国艺术家艾瑞卡(Erika Iris Simmons)说,她早期进行艺术创作时没有钱,所以只能选择不花钱或者便宜的材料。她说,她尝试过留用纸牌、报纸和笔记本进行创作,但有一天她发现自己家里有不少旧磁带,于是就用磁带开始创作人物肖像。

    图片 10

    艾瑞卡说,她创作的画作不用上任何颜料或者加上任何色彩,只是简单地把磁带拉出来,将其进行加工和再创作。在艾瑞卡的手中,电影明星玛丽莲梦露、歌手麦当娜、流行音乐之王迈克尔杰克逊的形象活灵活现地出现在人们眼前。

    绘画中的父亲

    艾瑞卡独特的艺术天分和艺术创作使她从过去的酒吧女招待变成一名职业画家和艺术家,如今,她在一家画廊工作

    图片 11

    分享到:微博推荐

    自画像

    图片 12

    阅读中的乔纳森

    她是英国现代艺术领域家喻户晓的人物。作为英国国家美术馆任命的首位驻馆艺术家,年逾七旬的她是少数几位同时在大英博物馆、英国国家美术馆、英国国家肖像美术馆等顶级艺术馆举办过个展的在世艺术家。

    上周五,首次来到中国的玛吉·汉布林现身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参加她在亚洲的首次个展“美即惊骇之始:玛吉·汉布林的绘画艺术,1960-”的开幕式。展览共带来这位传奇艺术家包括油画、版画、素描写生和雕塑在内的60余件作品,让中国观众有机会对她自上世纪60年代以来的艺术创作得以近距离接触与全面了解。

    展览主题“美即惊骇之始”语出奥地利伟大诗人里尔克的《杜伊诺哀歌》,汉布林认为这句话完美描述了自己创作那些既美丽又强大到令人恐怖的海浪时的感受。她尝试以无声画面呈现汹涌澎湃的海啸。

    玛吉·汉布林最为人熟知的两个系列——“水之墙”和人物肖像,这次也悉数来到中国。稍加留意,不难发现“水之墙”系列中,每幅画中除了极具冲击力的高耸水墙外,画作底部都有一段防波堤。汉布林以水墙比作大自然,把人类喻为防波堤,脆弱的人类如果一味对垒强大的自然,在历经一次又一次猛烈撞击之后,可能会招致彻底摧毁。

    她的这批海景作品多取材于家乡萨福克郡的海岸景观。尽管早已声名远播,不过,她更愿意与世间各种潮流与派别保持一定距离。过去的近半个世纪里,她一直生活在距离自己的出生地不远的一个小村庄里,那里远离伦敦艺术圈,却与海为邻,令她活得更加自由自在。也因为常常在熟悉的海滩漫步,她已经“解码”了海浪的声响,呈现在画作里的,便是感性激情和色彩跃动合二为一。

    与“水之墙”的凶猛不同,人物肖像就要深情得多。这些画作描绘了艺术家深爱的人们,他们中有过世的父亲、母亲,也有师友和自画像。她一遍一遍描摹深爱的人,直至他们濒死和过世,仍不停止。因此,此次展品里不少肖像画要么是在被画者去世前几个月才完成,要么是在他们去世之后才画完。之所以说它们浸润深情,是因为汉布林秉持为爱而作的原则,换言之,她笔下的人物必须是她深爱的人。也由于这个创作前提,她曾经拒绝为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作画,因为她对撒切尔夫人的感情算不上爱。

    不过,“水之墙”和人物肖像看似毫无关联,实则息息相关。正如知名艺术评论家约翰·伯格所述,世界上没有任何东西的颤动比人脸更复杂,颤动宛如波浪涌过一生的海洋。画肖像画时,汉布林会先用炭笔在纸上画一幅素描,在这个过程中,发掘画面的构图以及人物脸部那一处处为时光抚慰留下的印痕。只有做完这一切前期功课后,才会拿起调色盘在画布上纵情涂抹。

    此外,展厅里还有不少她极为人所称道的素描。在艺评家眼里,她的素描堪比伦勃朗,后者被誉为欧洲17世纪最伟大的画家之一,尤以肖像画著称于世。汉布林如今依然坚持每天起床后画一幅素描的习惯,她说这样做是为了激活自己体内所有与艺术创作有关的细胞。在她看来,艺术创作要比现实生活更为真实,也更加重要。

    面对面

    作画,为表达对他们的爱意

    问:这是您首次到亚洲举办大型个展,在此之前,对于古老又稍显神秘的中国艺术,有着怎样的了解?会担心中国观众对自己的画作有误读吗?

    答:大约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我在大英博物馆里接触到了为数众多的中国艺术品。画作里简洁的笔触,以及难以用寥寥数语就能形容的色彩、线条,实在太令人着迷了。我很惊叹于画家居然能在一幅卷轴画里搁进去那么多的内容,山水、人物,就那样安静地端坐在那里。有时候画面里只有一个人坐在古树下,外加题写的几句诗词,就能让观者感受到完全不同的世界,既神奇又如此真实。我毫不介意大家如何品读我的画作,艺术是没有国界的,不需要翻译、诠释。

    问:您不顾旅途劳顿首站就到了展览举办地中央美术学院,在那里与中国的年轻学子面对面感觉如何?

    答:中国学生对艺术有着超乎寻常的热情,他们很多人聚拢过来,将我重重包围在中间,提出各式各样的问题。我发现他们大多还是秉持照相写实主义风格,总体而言,手法还是蛮传统的。于是,我教他们尝试着把画笔由右手换到左手,或是换一个角度去观察事物,这让他们似乎找到了一片新的领域。我想这对创作风格尚未定型的学子们来说,会是一件挺有意义的事儿。

    问:您曾说过,如果不爱一个人,那么他永远不会成为自己肖像画的主角。甚至因为经常面对躺在棺材里的逝者作画而获赠别名“棺材”。爱于绘画是先决条件?

    答:毫无疑问,爱是所有艺术创作的基础。这种爱可以是长辈之爱、兄妹之情,师友之谊。如果你真的很爱一个人,他就会永远活在你的心里,你会忍不住以创作的形式再现对方的音容笑貌。就像有一阵我原本要画迷雾,竟然画成了父亲,或许是我实在太想念他了。至于面对逝者而作,是因为我清楚地知道这将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他们,我为他们作画,是想继续表达我对他们的爱意。

    问:包括此次展览的策展人都认为您的脾气不太好,有时候需要采取“怒怼”的方式才能正常交流下去,的确如此?

    答:我被封为“不列颠艺术界的坏脾气女人”。其实,他们只看到了我的其中一面,我在上世纪90年代专门创作过一个“大笑”系列,画中的人物咧开嘴大笑不已,就像众所周知的蒙克所绘《呐喊》里的人物一样,他们都很有声势。一个不会大笑的人,我是不愿意和他做朋友的。

    问:除了画家,您还是一位雕塑家。不同的媒材,不同的身份,在它们之间作切换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答:相对而言,绘画更类似于一种指令性创作,你的创作对象会在不经意间指引你如何把它创作出来,创作者更多处于一种被动状态。我不想止步于这种“听命”对方的创作方式,于是我选择了雕塑,我可以按照自己的理解完整地创造出一件全新的东西。在我这里,绘画与雕塑不存在切换的问题,它们不过是我的两种创作状态而已。有时候,我甚至能感受到我的绘画与雕塑在那里窃窃私语,交流甚欢。

    问:伴随网络、数码、虚拟现实而生的新媒体艺术时下很受年轻人欢迎,您在雕塑与绘画之外,是否有考虑过涉足其中?

    答:我对这种新型艺术形式抱有兴趣,不论是从电视、杂志上接触,还是与他们中的佼佼者作交流。新媒体艺术拓宽了艺术的边界,但它们中有很多只能算作游乐场艺术,要提防在光怪陆离的表象之下并无太多实在内容。

    展讯

    美即惊骇之始:玛吉·汉布林的绘画艺术

    展览时间:3月8日至5月1日

    展览地点: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4层

    本文由云顶国际发布于外语留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废旧磁带拼人物肖像 昔日女招待变艺术家

    关键词: 云顶国际

上一篇:穿越回童年的感觉是什么样的?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