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云顶国际 > 外语留学 > 从汽车之家事件谈职业经理人的操守

从汽车之家事件谈职业经理人的操守

发布时间:2019-07-31 11:16编辑:外语留学浏览(59)

    秦致是海归中的精英,也是异类。与大部分的互联网海归精英一样,他出身名校并且曾供职于知名外企。不过,当那些与他轨迹类似的精英们纷纷归国创业或者到跨国公司发展之时,他却偏偏要进“屌丝”公司。从265网站到当年名不见经传的汽车之家,秦致走着一条不同寻常的路,却又往往能化“腐朽”为神奇。他曾把无人知晓的265网站卖给谷歌,他曾把并不被看好的汽车之家带到美国上市,做成全球访问量最大的汽车网站。

    文/时胜利

    近日,一单原本平常的汽车之家股权交易被炒得沸沸扬扬。大股东澳电与平安公布股权交易不到24小时,汽车之家CEO秦致就牵头财团要求私有化,随后秦致发出12人联名签署内部邮件称大股东、管理层几方未达成共识,私有化是最佳选择等。

    不寻常的精英:专挑“屌丝”公司

    在李想出局的一年后,汽车之家CEO秦致和CFO钟奕祺再次上演被离职!资本的面纱从来都不比遮羞布厚,只不过这次布后面的手换成了有着动听名字的“平安”。

    对此市场也有不同解读,有业内人士指出,秦致与三家基金联手私有化,或许并不是为了保证所谓全体股东和员工的利益,而是为了管理层,或者确切地说,是为个人利益与大股东对抗。

    秦致,是个不折不扣的学霸。他从中国到美国、从读书到工作,一路名校名企,他先后就读于清华[微博]大学[微博]、爱荷华大学、哈佛大学等名校,供职于IBM、加拿大北方电讯、麦肯锡等著名跨国公司。在互联网的圈子里,不乏这样的海归精英,如,李彦宏、张朝阳等。他们中的大部分都选择了归国创业,秦致却另辟蹊径,走上了一条完全不同的道路。

    图片 1

    从2011年起担任万科独立董事,著名经济学家,东南大学的华生教授,谈到职业经理人在资本的股权争夺当中的角色时认为:职业经理人的天职是维护所有股东的利益,不应该有自己的特殊利益,这是市场经济整个法律框架所决定的。为什么许多人不认同宝万之争时王石的某些说法呢?因为市场不相信眼泪,你想用游戏规则以外的东西来维护你自己的利益和你的失误,那人家就不认可了。

    据记者了解,回国之后的秦致结识了265导航的CEO蔡文胜。当时的265页面简单,用秦致的话说就是:“网页傻傻的,我分分钟自己就能做。”不过在听完蔡文胜对网站的介绍之后,他觉得这里面有很多玄妙,所以毅然留了下来。一年以后,秦致做了一件大事,他把265成功的卖给了谷歌。这在他的高帅富之路上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可是这却让他更加坚定了自己选择屌丝公司的方向。

    先回顾一下李想离职前后的那些事儿吧。汽车之家成立于2005年,李想很幸运,他在创业初期就拿到了天使投资;李想很不幸,他遇到的天使投资人是薛蛮子。如果用一句话评价这段“姻缘”,“合适的时间遇到不对的人”或许是最佳解释。对于薛老咱就暂且不表了,事实上,在李想创办汽车之家后,中间一个插曲也几乎决定着汽车之家的整体布局以及李想今后的命运,那就是2007年秦致加入汽车之家担任总裁一职。

    反观汽车之家事件,秦致在走一条危险的路,职业经理人公开叫板大股东,且预谋私有化来夺权,早已僭越职业经理人最起码的契约精神和职业操守,注定为行业及市场所批判。

    后来,他加入到只有二十几人的汽车之家。汽车之家与265一样,做的都是一时看来相当不起眼的网站。当时汽车之家的创始人李想告诉他,我干的是三流的事。秦致回答,一流的事情轮不到我,二流的事情也轮不到我,我只能干三流的事情。

    草根、年轻、兴趣驱动,这些天然的特点成就了李想这个“知名80后创业者”的形象。但他不只想做个网站,而是要组建一家公司。做公司的话,就不仅仅需要创业者,而更需要管理者,对这一点,年轻的李想心知肚明。

    何谓职业经理人?

    就这样,秦致空降到汽车之家。

    “他当时想要一个职业化、科学化的提升,最好的办法,就是找一个有经验的搭档帮他来做公司。”薛蛮子说。后来薛蛮子与蔡文胜一起做东,把李想和秦致约到了一起,这算两人的初次相见。前者比后者小11岁,关键是,两人的成长经历完全不同。屌丝出身的李想不必赘述,而秦致中学毕业于著名的北京四中,然后考入清华,工作后进入IBM,随后又在哈佛商学院取得MBA、在华尔街加入了麦肯锡。

    某房企大佬在点评宝万之争时指出,经理人是被资本雇用的关系。大多是资本选择合适的经理人。通常创建企业和品牌,并被市场证明是成功的经理人才有拒绝或阻止某些资本进入的选择权和实力。但无论如何都无法阻挡合理合法在资本市场公开交易中进入的资本。那么当控股资本与经理人意见无法协调一致时,经理人可以选择离开。

    汽车之家的“怪异”组合:海归CEO和草根创始人

    反正怎么听着都感觉资本之手有点溜奸耍滑坑蒙拐骗的意思,说到底,秦致“空降”汽车之家其实和传统宫廷戏差不多,就是背后利益集团安排自己的心腹管理自己的产业罢了。

    在中国资本市场建立已经超过20年、现代企业制度观念普及超过30年的今天,中国人对待企业治理仍大多持有传统的“家族观念”,而甚少有创始人或管理者,能够理性理解、看待创始人、股东和管理人这几个角色的不同分工。一方面职业经理人是董事会、大股东聘请的企业管理者,角色定位就是“保姆”或“管家”,需要像保姆照顾小孩一样,努力呵护企业的成长壮大。但在实际的操作过程中,正如知名书评人严杰夫在《“宝万之争”凸显王石非职业的一面》一文中提出的,总有一些职业经理人在看待企业管理的时候,仍抱持的是一种“家天下”的思维。如面对宝能系的正面挑战时,王石过于相信下面这个虚构的事实:万科等于王石、王石也就等于万科。

    汽车之家创始人李想,不仅没有海外留学[微博]的背景,甚至没有读过大学,仅仅是高中学历的他,在秦致面前草根范儿十足。李想认为秦致正是他要寻找的人:既互补,又足够接地气。

    2008年6月,李想把自己创办的两家公司卖给了澳洲电信,汽车之家作价7600万美金换取55%股份;2012年,澳洲电信耗资3700万美元将其持股比例由66%提高至71.5%,李想股权被稀释到仅仅5.3%;随后秦致出任汽车之家CEO,李想任总裁,角色发生转变,李想开始向秦致汇报。这意味着此时的李想已经没有了实权,渐渐沦为精神代言人。

    其实,不仅是王石,纵观现代企业的发展史,创始人、股东、管理人之间的斗争,不正是贯穿于其中的一条主线吗?类似的案例在硅谷等创业企业集中地,恐怕更是每天都在上演。

    当时的李想身兼汽车之家和泡泡网两个网站的CEO,他把秦致找来,就是想分担自己的压力。据说,在董事会讨论秦致的期权问题时,董事会给出的比例并不能达到秦致的要求,是李想主动拿出了自己的部分股权补了上去。

    2013年12月11日晚,汽车之家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

    汽车之家的秦致在近期的内外部讲话、邮件中以汽车之家的代言人自居,多次暗示指责大股东与其“缺乏沟通”,大股东的退出和管理层以及其他公众股东的行为“并非步调一致”、“未形成共识”,并联名管理层公开向收购股权的平安信托叫板,称“只有让深刻理解企业DNA和互联网业务的运营者成为企业真正的主人”。

    秦致并未辜负李想的一片心意,加入汽车之家后的他大展拳脚,进行了各种大胆的尝试。他在当时很快意识到网址导航站即将占领浏览器首页的趋势,于是汽车之家成为第一家与此类站点展开合作的汽车网站。

    汽车之家上市也是一种比较常见的资本主导的投资。创始人被资本挤出局,投资方“空降”自己代表,最终联合导演上市分食盛宴。这种故事在华尔街每天都在发生

    对于秦致,及众多的旁观者们,或许首先应该纠正的一种态度就是诚恳地接受这样一件事实:在市场面前,人人平等;在资本面前,人人平等。所谓的价值观、道德及管理层的态度,这些都不是可以拿来作为应对市场和资本纷争的说辞。

    2007年,汽车之家的收入在同行里排在最后一名,网站的流量也相当靠后。但到2009年,汽车之家的用户浏览量超越了其中一个将社区做得相当成功的竞争对手。

    2015年6月,汽车之家宣布,创始人李想将不再担任汽车之家总裁一职,仍将继续以汽车之家董事、股东身份,在公司的战略规划等重要事务上发挥作用。冠冕堂皇的背后是满满的凄凉啊:皇后的位置貌似还在,还那么像模像样的母仪天下,只是朕已不再临幸你了。

    秦致的“野心”

    去年“双十一”,汽车之家创造了汽车电商的奇迹,创下了一秒钟卖三辆车的记录。汽车之家官方数据显示,开卖的第1分钟,就有100位用户下单。秦致称,汽车电商是汽车行业营销变革的开始,新的营销渠道和传统营销渠道的融合。

    6月25日凌晨,开曼法院听证会当庭宣布撤销汽车之家“禁止令”、澳大利亚电信随后将更新的股东名册交给平安信托。交易完成后,中国平安持有汽车之家47.4% 股权,澳电将继续持有汽车之家6.5%股权,同时汽车之家CEO 秦致持股为2.9%,汽车之家创始人李想持股为2.6%。

    回到汽车之家事件。秦致的要约收购要想成功,程序上需先通过董事会,然后再过股东大会,且股东的支持率要超过三分之二。而此次秦致买方团的私有化行动,居然直接绕开了澳电这个大股东,这不仅与常理不符,从法律层面也注定不可能通过。可以说,秦致买方团的突然出现,就好像房主正要签卖房协议时,管家跑出来说“不行,你得卖给我”。

    而今,这位不寻常的精英开始盘算着深耕汽车电商020,并宣称要“逐步推进汽车电商常态化”。这位专挑屌丝公司的海归又将在汽车电商行业掀起怎样的波澜,让我们共同期待。(韦伟)

    前些日澳大利亚电讯公布以16亿美元向中国平安出售47.7%汽车之家股权的消息后,李想曾发微博称:走了一只树袋熊,来了一只大黑熊。语中对中国平安并不欢迎。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秦致所图的不外乎是汽车之家更大的股权和控制权。其一,在新股东到来之际,增加谈判筹码,获得更多控制权。其二,通过联合博裕、红杉、高瓴资本等,在汽车之家下一步的私有化中,提前布局,博取更大的利润。

    (原标题:汽车之家的“怪异”组合:海归CEO和草根创始人)

    而早在之前,汽车之家管理层拒绝中国平安接手澳电股份成为公司最大股东,联合财团发起私有化,买方团由汽车之家CEO 秦致及管理层牵头,博裕、红杉、高瓴资本参与,汽车之家管理层与澳电和平安方面矛盾公开。成者为王、败者为寇,秦致落得这样的下场应该也是他自己四年前换下李想的时候就应该预料到的吧。

    不过秦致现在似乎已经忘记了资本的力量和市场规则。彼时,秦致也曾作为资本的代表,汽车之家三位天使股东薛蛮子、黄明明、蔡文胜的代言人,以总裁身份空降汽车之家,在谈判时表示所给予的股权或期权必须达到预期,甚至从创始人李想的股权份额中分羹。而后,随着汽车之家融资、上市的推进,李想的股权被一步步稀释至2.6%,秦致取代李想成为汽车之家掌舵人,李想话语权尽丧,并于2015年6月出走。这一结果是资本的选择,当时作为资本代言人的秦致无疑是最大的受益者,而李想的黯然立场,是无奈,也是对法律和规则的敬畏和尊重。

    其实明眼人很容易看出,从头到尾澳洲电讯在中国走的收购路线不是为了整合业务,而是为了进行短期资本套现。对于套现一事澳洲电讯此前已有先例,澳洲电信在2011年通过中国网络房地产服务公司搜房网的上市出售了它所持有的50.6%股份,套现4.33亿美元。就此次跟平安交易来看,自2008年收购汽车之家股份以来,澳洲电讯对汽车之家的投资成本总计为1.13亿美元,而此次交易的成交规模为16亿美元,对于澳洲电讯来说,可谓赚的盆满钵满。

    华生在点评宝万之争时曾表示:公司经营层无论有多大贡献,包括持有一部分股份,也都不能以主人自居,即使是公司的创始人,你引进了其他投资者,这个公司就不再完全属于你。苹果公司是乔布斯在自己家里创办起来的,后来还是被公司董事会扫地出门。若干年后因公司需要才又聘回来。通用公司的韦尔奇不是创始人,但对通用发展贡献巨大,一时被称为全球第一CEO,退休也得离开。让经营层始终有压力是现代企业制度的重要机制。

    你还不能骂人家卑鄙无耻下流,资本就是逐利的,人有钱还不让人买买买啊?你想生活过得去,人家就让你头上戴点绿,各得其所吧。但作为一介草民,我还是想清清嗓子狠狠的吼一句“尼玛”才能平息一下操蛋的心情。

    虽然汽车之家的股权争夺战尚在进行之中,但“各归其位,合作共赢”或许是汽车之家的股东、客户、员工等最期盼的结果。作为职业经理人,恪尽职守,尽职尽责,充分使用股东授予的权力,交出漂亮的业绩答卷才是正途及价值体现。

    曾经的管理层和投资方的和谐关系不在时,资本与经理人的较量,后者从无胜算,哪怕如乔布斯那样的天才,也曾被苹果扫地出门;如今的王石出局事件又如出一辙,平安进入上海家化导演的高层被离职一事也都谈得烂大街了吧。这是资本的博弈、天然力量的分野,无法抱怨什么。但是作为一个经常上汽车之家网站的人,恭喜你终于可以看到更多的保险广告和各种理财资讯推送了,要是还喜欢汽车之家你就忍了吧,总比整天接到骚扰电话要好。这样阿Q一下自己,大致终于可以睡得着了吧。

    来源:全景网

    柴火网——“互联网 创客”媒体,推动创新与产业升级。 QQ/微信公众号:chaihuo99

    本文由云顶国际发布于外语留学,转载请注明出处:从汽车之家事件谈职业经理人的操守

    关键词: 云顶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