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云顶国际 > 外语留学 > 留学生故事:美国大学休学后周游欧洲

留学生故事:美国大学休学后周游欧洲

发布时间:2019-07-11 13:06编辑:外语留学浏览(152)

    陈文聪 美国埃默里大学戏剧专业大四学生

      我高中毕业后从上海去美国留学,现已大三,就读于美国亚特兰大市埃默理大学(Emory University)。我在美国的学习和生活交织在努力、挫折、成功、失败、以及不断成长中。单就是我选择专业这方面就经历了无数波折。

    图片 1

    2009年夏天结束后,原本应在美国埃默理大学就读大四的我,休学了。回国后,众人一听“休学”二字,总觉得纳闷——读得好好的,怎么就休学了?

      起始于从众心理

    图片 2

    这还得从我的专业说起。美国的大学可以转专业,在大三下半学期,我终于发现了自己的爱好所在——戏剧主科,电影副科的专业方向,并且立志成为一名电影导演。彼时,读书不是我当前最需要的。

      刚入校时,我开始对心理学和哲学感兴趣,于是我大一第一学期便上了心理学及哲学课,但发现自己对这两个专业的兴趣没有自己原先预料的那么大。由于学校的本科商学院很不错,几乎所有国际生来这都选商科主科,为了保险起见加上从众心理,我便计划修商科。Emory的本科商学院是要在大二结束前内部申请,于是我大二一年修了很多商学院申请预备课程。同时,由于我对舞台表演一直很感兴趣,加之我在Emory从第二学期开始就每学期都在不同的戏剧音乐剧中演出,我修了很多戏剧课,也就打算修戏剧为第二主科。虽然商科课程一直没有很喜欢,但当时为了实际起见,就咬牙坚持。

    致青春”电影短片集,中间三人分别为导演何帆、胡潇和王一诺。(张意 摄)

      出乎意料 休学过程很简单

      终止于服从内心

    中新网5月28日电 据美国《侨报》报道,老中电影联合华谊兄弟新媒体26日下午在布鲁克林冉茶社放映了以“致青春”为主题的短片集,为纽约的华裔社区带来以青春、记忆、爱和选择为主题的六部新生代中国学生导演作品。本期的六位导演分别来自中美的几所名校,活动于80分钟内一气呵成首映6部短片。

    导演不但要会讲故事,而且需要有故事。可我,一个从七岁入读小学到现在,除去社会实践,志愿者工作,实习工作的经验外,几乎所有的经历和了解的故事都发生在校园高高围墙之内。是时候去接受一些新事物了!

      但在大三进了商学院后,我的学习生活变得异常痛苦。首先,我很不喜欢商界人们过于功利性的为人处世方式,其次,发现自己对于商科没有丝毫兴趣,而且我渐渐发现自己越来越倾向电影导演这一行业,而且我在对自己不断了解发现的过程中,我发现自己在利用视觉空间陈述故事,启发演员表演方面更有兴趣也更如鱼得水。

    第一部放映的短片是来自纽约城市大学何帆的《晨曲》,这部6分钟的短片讲述了一名聋哑人大[微博]提琴手Chen的故事。Chen一直期望通过不懈努力加入乐团,尽管他的技术已和专业大提琴手非常接近,却仍然没有面对入团考试的勇气。女友Ly一直在身边默默的鼓励,在Chen终于鼓足勇气去迎接挑战之后,却发现Ly也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之前由于课程安排上的经验不足,错过了一些去别国留学的机会,一直拖到大四。美国的签证政策是,毕业前必须在美国待满一年,毕业后才可以留美三至六个月找工作,所以我必须留出大四一整年在学校。

      可是,商学院的课程排得很满,若是要准时毕业并完成两门主科,就完全没有可能再有时间修电影课程。于是我计划自学电影。当时我很矛盾,如果我知道自己很喜欢电影,为什么还要把大部分时间花费在自己不喜欢而且以后不想从事的商科上呢,而且若是我以后从事电影行业,纯粹自学的我在起点上就处于很不利的地位,最重要的是,读商,我很不快乐。

    《月光视线》来自哥伦比亚大学季竹青,这部11分钟的短片入选纽约国际电影节和曼哈顿电影节,讲述了一名想要去美国音乐学院留学[微博]的盲人女孩,即将进行签证面试的她将要面对的两难选择。

    思考良久,我决定休学。令人惊讶的是,美国大学申请休学的过程异常简单——填写一份休学申请表格,然后到国际学生办公室向咨询老师打个招呼,请其为我的签证材料复印存档后,就算正式休学了。今后在任何学期计划返校时,只需联系国际学生办公室,请求他们再给我发一份签证所需的I-20,同时协调回校事宜包括选课住宿等,即可“复课”。

      可是,艺术行业竞争很激烈。在美国很少有学艺术的中国学生,从戏剧表演来讲,语言是一个很大的障碍,在电影这方面,中西方文化上的差异和陌生隔阂也是一大难点。就业的压力也很大。但在真实地认识自己,面对自己,了解自己后,大三第一学期过后,我艰难地做出了退出商学院的决定。

    接着是由南加州大学卢璐带来17分钟短片《初夏》,卢璐及其作品获得了美国导演协会学生导演奖(DGA Student Film Award)。来自中国的留学生明毕业后一直没有找到满意的工作,经常面对父亲要求他回国的压力。就在此时,他遇到了出国求学、多年未见的安。两人在初夏的洛杉矶,渐生情愫。但此时明即将回国了,他和安必须做出选择。

    在美国,休学是非常普遍的。我有一些朋友休学回国创业,或是打工赚钱来支持接下来的学业,也有朋友借此反思人生规划。

      感悟于因“祸”得福

    还有厦门大学[微博]李宗蔚14分钟的《命题作文》从小时候写厌了命题作文,被题目框住无法天马行空,于是盼望长大,能够自由自在、不受束缚。然而长大后,却发现儿时曾费尽力气想要跳出的命题变成了更大的束缚。

    周游欧亚 认识有故事的人

      我很亲幸自己做了这个决定,我现在学习电影时感受到发自内心的快乐。每天能捧着本电影教科书当闲书看,获取知识的感受很满足。但在Emory商学院痛苦的经历也给我很大的收获,不但更加了解了自己,而且对于商界这一特定人群有了切身的体会和理解。而且,由于明确了我自己的兴趣爱好,并利用了自己作为国际生的与众不同,以及自己在艺术方面的经历,我申请上了2009年暑假在CNN主播和摄影部门的实习工作。

    迈阿密大学胡潇执导的19分钟短片《逆爱》在迈阿密Canes电影节夺得最佳导演和最佳男主角两项大奖,女主角沐沐发现自己的老公与一个陌生女人偷情,她决定约那个陌生女人谈判寻求解决方法。当她与那个女人在咖啡厅碰面的时候,陌生女人与她的谈话一次次将她拉回到大学时候与她青梅竹马的胡耀的回忆中去。

    休学后的经历异常丰富。我在西藏度过两个月的时光。计划和两位学电影、同样休学的美国好友,用半年甚至一年时间拍摄一部关于西藏的纪录片。随后,又转至尼泊尔,待了一个月。

      人生是一件很奇妙的事。越长大越发现生活中很多事情缘份未到不可强求,而且只要时刻对自己和周围人真实,生活会把自己引领向很神奇的方向。很多时候,看似坏事,但在之后会把我们引向很棒的经历,虽然在经历挫折时很痛苦。

    13分钟的《春分》由哥伦比亚大学的王一诺导演,该片讲述了90年代的水乡小镇,一个14岁的女孩儿与她的单身母亲,以及叛逆的姐姐共同生活。在桎梏般的学校中,新老师的到来将女孩儿的生活带入了情绪的漩涡之中。

    紧接着,我回了大连的母校拜访老师,又去了丹东和朋友一起进朝鲜四天。从丹东回大连后,直奔都江堰,陪正好在成都的母亲去了乐山、峨嵋和九寨沟。之后只身去安仁古镇参观刘文彩庄园和建川博物馆群,体会了红色年代的炽热。随后,从成都直飞昆明——我母亲的出生地,开始寻根之旅。回到外公外婆插队落户、也就是我母亲生活过的地方,感受着街边人们围着吃米线,闲适友善的生活,我慢慢理解在血液中流动的那部分未知。

      得益于再次受挫

    活动吸引了许多在纽约学电影的学生,导演何帆、胡潇和王一诺还亲赴现场与观众互动探。(记者 张意)

    昆明之后,我到了玉溪,走访农民工子女学校和遭受旱情的农村,项目结束后我周游东南亚,了解佛教。余下的休学时光,我计划去挪威学习绘画和雕塑。

      这学期,又受到了一个打击。我申请了大四上学期去NYU在布拉格电影学院(FAMU)的电影制作交流项目,自认为申请准备得很出色,可又一次被拒了。这一次,我很久想不通,自觉自己申请用的电影短片质量很出色,连为我写推荐信的Emory电影教授也非常称赞。这下把我后几年的规划也打乱了。我原打算去布拉格学习一学期,回Emory晚一学期毕业,同时着手申请电影导演硕士。

    所有这一切,都是为了去有故事的地方,认识有故事的人。比如我在西藏结识的香港朋友。他用在大学做网站攒下的钱周游世界,去过阿富汗,现在扎根拉萨,开了家咖啡馆。我至今对他的话记忆犹新:“很多香港人贷款买房,然后拼命工作还贷,没时间真正享受这套房子,直到退休。他们人生的意义何在?我在西藏赚钱不如他们,但我可以住在这个能让人上瘾的地方,交有趣的朋友。我很快乐!”

      但在我静下来后想到,作为一名导演,需要有很多人生阅历,我长这么大都是在学校度过的,就算是申请上了电影硕士,人生经历的匮乏会成为艺术创造最大的绊脚石。于是,我打算在毕业后先在电视台工作一年,有实际的工作经验和对工作人群的生活方式有切身的了解,然后花一至两年和好友一起先花一段时间去中国农村和中国不同的地域好好了解中国,把自己的文化根打牢了,并真实了解中国的现实,然后去世界各地,不是走马观花,而是待在当地,融入当地的文化,接触了解不同的人群,文化,搜集各种令人感动的故事。在人生阅历打下基础后,再申请电影硕士。由于不去布拉格,我能省下很大一笔经费用于旅行,也许这能带给我更多的收获。不断的生活挫折又打开了另外一扇扇门。

      成长于不断探索

      选专业,不要过早确定,不要随大流,不要过于追求实际。中国的教育思维定势让我们太追求物质的稳定,我们得先问自己最看重什么。毕竟,每个人都是与众不同的,如果只是随大流去学一个大众化的学科,从事一个大众化的工作,是对自己最不负责的行为。人生太短暂,当我们为了生活实际而日夜奔波,却忘记了自己的梦想和自己的定位时,也是对自己生命的不负责。其实,不管各行各业,若是自己真正喜欢,就一定会自发地去探索钻研,而且我们的智商都不低,一定能做的很好,于是经济收入也不成问题,更重要的是,不管再苦再累,心灵是充实快乐的。当然,有时得不到别人的肯定会有很多挫折和压力,但是我们更重要的任务是对自己负责,因为我们不是为别人而活。

      现在,金融危机的影响已经很明显,但这也是个机遇,当传统的铁饭碗不再时,人们开始重新审视自己在做什么,真正需要什么。(美国埃默理大学 陈文聪)

    本文由云顶国际发布于外语留学,转载请注明出处:留学生故事:美国大学休学后周游欧洲

    关键词: 云顶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