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云顶国际 > 教育资讯 > 教育部称“儿童青少年视力不良与教育‘短视’

教育部称“儿童青少年视力不良与教育‘短视’

发布时间:2019-08-23 14:36编辑:教育资讯浏览(91)

    问题描述:

    教育部体育卫生与艺术教育司司长:儿童青少年视力不良与教育“短视”有关

    当青少年体质和健康状况指标开始止跌回升之时,视力不良的问题一直没有解决,而且程度一直加剧。今年8月30日,教育部等八部门印发《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以下简称《实施方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上升为国家战略。给孩子一个光明的未来,还有多远的路要走?日前,记者跟随教育部相关调研团走访了多家中小学和医疗卫生机构,进一步了解了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的现状和问题。

    10月29日,教育部在湖北武汉举行新闻发布会,教育部体育卫生与艺术教育司司长王登峰说:“如果不能从根本上解决‘短视’的问题,我们就不可能解决近视问题。”王登峰指出,当前儿童青少年视力不良问题得不到很好解决,与一些教育“短视”行为有很大关系。比如,一些学校和家长宁愿牺牲孩子的健康和视力,也不让他们在分数上落后半分。

    本报武汉10月29日电(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樊未晨)今天,教育部在湖北武汉举行新闻发布会,介绍《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以下简称“实施方案”)落实情况。教育部体育卫生与艺术教育司司长王登峰说:“如果不能从根本上解决‘短视’的问题,我们就不可能解决近视问题。”王登峰指出,当前儿童青少年视力不良问题得不到很好解决,与一些教育“短视”行为有很大关系。比如,一些学校和家长宁愿牺牲孩子的健康和视力,也不让他们在分数上落后半分。

    现实:全国近视中小学生或已超1亿人

    问题回答:

    2018年《中国义务教育质量监测报告》显示,我国四年级、八年级学生视力不良检出率分别为36.5%、65.3%。部分区域学生视力不良问题突出,视力不良检出率四年级超过60%,八年级超过80%。为此,今年8月30日,教育部等八部门印发实施方案,将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上升为国家战略。

    在同仁医院眼科医生唐萍看来,近视问题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我们从2009年开始走进校园,就发现小学三年级的孩子近视率超过30%,这已经很高了。”

    回答:“儿童青少年视力不良与教育“短视”有关,比如,一些学校和家长宁愿牺牲孩子的健康和视力,也不让他们在分数上落后半分。”此话是教育部体育卫生与艺术教育司司长王登峰所说。这句话确实指出了教育的现状——唯分论,为了分数的提高,学校教育是学什么考什么,中考高考不考的内容,恨不得一点也不学。家长同样是这种心理,恨不得把孩子所有的时间和精力用在孩子考试科目的提分上。

    教育部相关负责人在今天的新闻发布会上介绍,为了切实落实实施方案,教育部下一步要做好几项具体工作。

    2014年教育部组织开展的全国学生体质健康状况调研数据显示,我国青少年近视率不仅持续攀升,而且呈现低龄化的趋势:小学生视力不良率为45.7%,初中生为74.4%,高中生为83.3%,大学生到了86.4%。据估算,目前全国近视中小学生已经超过了1亿人,近视患病率排在东亚国家前列,近视总体人群数居全球之首。

    “唯分论”是一种教育“短视”行为吗?从现实状况来看,确实是这样,举个例子,小升初是不考体育的,于是,很多小学现在连体育都不上了,美术和音乐在农村或者一些落后的地区更是没有上的。从二十年前开始实施素质教育,要求开全课程,然而占全国80%的农村中小学教育几乎无法达到素质教育,开全开足课程的要求,除了中考必考的科目,其他科目都是草草应付,甚至干脆不上。这难道不是一种“短视”吗?无可厚非,这种“短视”行为和学生的视力下降也有一定的联系,如果学生能每天能有多一点的课外活动时间,如果学生的学习时间能保持在八小时以内,相信学生们的视力也不会像今天这样糟糕。

    第一项是要鼓励学生更多参与体育锻炼和户外活动。王登峰认为,儿童青少年视力不良除了课业负担重、用眼习惯不好之外,还有一个根本性原因,就是体育活动的缺失,以及户外活动的减少。

    “记得高中毕业时要招飞行员,我兴致勃勃地报了名,但就是因为视力不合格,没能通过审核。”北京某高校的本科生赵勇深有感触。根据教育部《普通高等学校招生体检工作指导意见》,飞行技术、航海技术、消防工程、刑事科学技术、侦查等专业都对视力有明确要求。

    然而,造成这种“短视”行为的教育本身和家长吗?难道老师们不愿意带学生多去进行一些课外活动,去上体育课把身体锻炼的棒棒的?当然不是,老师们巴不得有一种健康良性运转的教育环境,能教出全面发展的新时代的接班人呢。难道家长不希望孩子有一个快乐的学习时间,不希望有一个强健的身体,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多才多艺?当然不是,家长是这个世界上最疼爱自己孩子的人,他们怎么忍心伤害自己孩子的身心健康?

    据了解,黑龙江省在这方面已经进行了有益的尝试。黑龙江省教育厅副巡视员赵广介绍,黑龙江省有冬季长、室外活动时间少的实际情况,因此该省把冰雪活动列入中小学体育课教学内容,通过地方课程和校本课程加以保证,明确提出“校校有基地、人人会滑冰”的具体任务和目标。目前,黑龙江省中小学开设冰雪课程、冰雪活动的学校达2909所,占全省中小学校总数的76.51%;全省中小学生参加百万青少年上冰雪活动的人数达300万,占全省中小学学生总数的86.33%。

    上海交通大学附属第一人民医院副院长孙晓东忧心忡忡:“近视不仅是医学、社会问题,还会给国家的战略安全带来隐患。2018年非特殊兵种征兵裸眼视力标准已经放宽到左眼4.5、右眼4.6,标准在持续下降。”

    到底是什么让教育和家长不得不选择这种宁可牺牲孩子的视力和身体健康,也不愿意让孩子在分数上落后半分?到底是什么造成了这种教育选择上的“短视”?无可厚非,是现行的考试制度,是越来越窄的就业、创业机制,是越来越大的贫富差距造成的生活压力……这一切造就了现行的教育方式 ,造成了孩子不得不成为学习的奴隶,造成了现在教育上的“短视”行为。如果离开考试制度和社会根源谈造成学生近视率居高不下的原因,显然是不科学的,也是找不到办法来解决的。

    “第二项工作就是要改善照明等物理条件。”王登峰说。

    随着电子产品普及,农村孩子也加入“低头族”。“最近5年,青少年体质和健康状况在过去多年连续下滑、不断恶化的背景下,很多指标开始止跌回升,但是视力不良的问题一直没有解决,而且程度一直加剧。最近几年,农村学生视力不良率的上升速率已经开始超过城市。”教育部体育卫生艺术教育司司长王登峰表示。

    云顶国际官方网址,总之,要想降低孩子们的近视率,提高学生的身体素质,还要从根源上去改变,否则人们的观念和行为也不会扭转。不知大家怎么看,欢迎关注吐槽。

    2018年年初,广州市便启动了全市中小学校教室照明设备改造工作,迅速开展公、民办学校教室照明情况摸查、登记造册,利用寒假进行优先改造,解决教室照度低于国家标准、灯管数量不足、灯管老化、未设置灯罩等问题。截至2月底,广州市已有1247所学校的20573间教室完成优先改造。同时,该市依据国家标准组织专家制定并论证通过《广州市中小学校教室照明技术指引》,明确将照度均匀度、照明功率密度等强制性参数列入,明确各教室照明标准,指导各区对1420所学校进行深化改造。

    儿童青少年近视率居高不下、不断攀升,近视低龄化、重度化日益严重,让人们不禁担忧:给孩子一个光明的未来,还有多远的路要走?

    回答:所言极是,肯定一定确定的!

    第三项工作是做好儿童青少年电子产品使用的管控。目前,天津市、杭州市等地方和学校开展了“和电子产品保持适当距离”家校联合行动,提出“15分钟歇一歇,一天不超1小时”的电子产品使用口号,积极引导家长带动和帮助孩子养成良好用眼习惯,严格监督孩子电子产品使用时间。

    困境:每天两个小时以上的户外运动成奢望

    回答:都是影屏惹的祸,上课大影屏,下课小影屏,屏屏朦朦胧胧眼。答案己知。

    云顶国际,据了解,教育部下一步还将加大经费投入、组建专家队伍推进健康教育、建立视力健康档案、推进综合防控试点、加强人才培养等。

    今年8月30日,教育部等八部门印发《实施方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上升为国家战略。

    回答:我认为四个原因:

    来源:中国青年报

    《实施方案》中的一个硬性举措是把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工作、总体近视率和体质健康状况纳入政府绩效考核。“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已成为体现国家意志的政治问题、事关民族复兴和国家前途的命运问题,关系民族体质健康的危机问题和关系人民群众期待的民心问题。”教育部相关负责人表示。

    1.学业繁重。课内的课外的。幼儿园就开始小学教育,课外家长还给报各种班。

    “到2023年,力争实现全国儿童青少年总体近视率在2018年的基础上每年降低0.5个百分点以上,近视高发省份每年降低1个百分点以上。”阶段性的目标有着刚性约束意义。

    2.电脑、手机占用了孩子大量的娱乐时间,加速了近视。

    现实中,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存在着家长对近视认识不足与督促健康用眼之间、电子化教学推广与减轻用眼负担之间、全社会普遍“低头”与青少年养成健康用眼习惯之间的“三重矛盾”。

    3.家长忽视了孩子的体育锻炼,只重视营养。

    《实施方案》从家庭、学校、医疗卫生机构、学生和有关部门五个方面提出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的倡议性要求,强调家庭对于保护儿童青少年视力的重大影响和决定性意义。

    4.孩子从小就一有病就消炎药,就打吊瓶,免疫力下降。

    “现在孩子学业负担比较重,尤其是家长在平时课后和周六日也带孩子上辅导班,户外活动时间得不到保障,现在各级教委都要求学校保障学生每天户外活动1小时。”北京市东城区中小学卫生保健所所长高爱钰表示。

    所以,家长要付主要责任!

    “近视多发主要是因为长时间近距离用眼,户外活动太少。在户外人们接受的是自然光,它能够刺激人体分泌一些神经递质,从而预防近视的发生。每天应该保持两个小时以上的户外运动。”唐萍告诉记者。

    回答:首先,这是一个关联性的系统问题。教育“短视”指的是应试教育,让学生缺乏创造力,而创造力需要与课堂理论结合再走出课堂去发现和改变,这样就减少了读死书的时间,学生能通过课外的发现,改变用眼习惯,调节视力,自然就会降低近视等各种实力问题。

    而这个建议常常只是建议,不少家长、老师是宁愿牺牲孩子的健康和视力,也不要让他们在分数上落后半分,每天两个小时以上的户外运动成奢望。

    回答:中国的教育毁了孩子

    另一方面,家长也很无奈。初二学生家长李梦庆幸自己的孩子还不用佩戴眼镜,“我现在非常矛盾,一方面是要防止孩子对电子产品的过度使用,而另一方面很多老师要求下载App、看视频来预习功课,不知道应该下载到我的手机上还是孩子的设备上?让孩子自己下载就无法控制他过度使用,用我的设备又实在不方便,不利于他学习。”

    回答:说的对。但也有眼视光行业不重视不规范,人员不专业,行业没有全面开展也有一定关系。要是能立法,能给眼视光从业人员编制和职称。行业会发展更好。

    记者注意到,《方案》中要求,学校教育本着按需的原则合理使用电子产品,教学和布置作业不依赖电子产品,使用电子产品开展教学时长原则上不超过教学总时长的30%,原则上采用纸质作业。

    回答:其实这很正常。生存权大于发展权。为了生存,损害一些不影响生存的权益,是形势所迫,也是人之常情。自古以来,头悬梁锥刺股凿璧偷光笨鸟先飞孟母三迁……,不都是大受称赞吗?专家及二代们没有生存之虞,自然不懂得屌丝18代的苦楚。要想逆袭,我们除了身体,还能拼什么呢!现实很痛心,只不过我直白地说破了,引来“高等人”先进理念的批驳,也是没办法的事。

    推动:需要我们对生活方式展开一场革命

    回答:各个学校已经在要求学生的“三姿”了。读书,写字,坐姿,每天每节课都要求,相信不久的将来会有很大改观。

    10月18日下午,同仁医院的眼科专家们走进东城区府学胡同小学,为同学们进行爱眼护眼健康科普宣教和视力筛查。“未来,我们要为每个孩子建立眼科健康档案,对他们的视力状况进行动态跟踪。”同仁医院相关负责人表示。

    “有些孩子现在视力很好,但已经发现近视发生的趋势,要及早地干预。例如同样是近视200度,发生在7岁和13岁性质是完全不一样的,所以不能单纯按度数衡量。如果不持续关注,近视的程度有可能越来越深。”唐萍表示,建立视力健康档案,最大的意义是衡量其近视发展的速度和预测其将来发展的趋势,及早采取干预。

    据悉,上海市已连续三轮开展聚焦青少年近视的公共卫生三年行动计划,建成覆盖全市4~18岁青少年的屈光发育档案体系,分类管理,早期预警、发现和矫治近视,将视力健康管理纳入市基本公共卫生服务,截至目前,建立视力档案177万人、筛查327万人,服务全程信息化,建立“互联网 明眸”APP眼健康服务平台。武汉市研究开发了“智能监测与数字化视力健康管理系统”,快速建立规范化学生视力健康基本档案,全程管控学生视力健康状况,并在全市开展中小学生近视率摸底建档工作,预计年底前完成全市15个区百万中小学生近视率筛查建档工作。

    “要真正推动近视防控,就需要我们对生活方式展开一场移风易俗的革命。”王登峰认为,“防控近视的措施没能落到实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不健康的生活方式,包括过重的课内课外学业负担,也包括家庭和社会对青少年视力问题的忽视。而要改变这一现状,就必须采取全社会、全方位的行动,让青少年能够在日常的学习、生活中既能提高素质,又能实现良好发展。”

    “从整体上来讲,需要思考我们的教育如何更多地关注孩子的身心健康。我们对体育、户外活动的态度,对孩子升学等问题的态度,如果不能从根本上解决短视的问题,也就不可能真正解决近视的问题。无论对学习、生活和工作,还是对孩子未来的发展,我们都不能短视,不能只重眼前得失。让孩子多看几小时书,多背几个外文单词,可能对他提高学习成绩确实有效,但对他的未来发展,是否更有利,这不仅是家长,也是整个社会需要深思的问题。”王登峰表示。

    本文由云顶国际发布于教育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教育部称“儿童青少年视力不良与教育‘短视’

    关键词: 云顶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