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云顶国际 > 国际资讯 > 美右翼“高参”为何扎堆福克斯?抹黑中国的报

美右翼“高参”为何扎堆福克斯?抹黑中国的报

发布时间:2019-07-05 14:57编辑:国际资讯浏览(77)

    图片 1图片 2

    新华社电 美国总统特朗普9日宣布,提名布雷特·卡瓦诺出任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温和保守派人士安东尼·肯尼迪6月底宣布,将于7月31日退休,特朗普也因此再次获得提名大法官的机会。

    【环球时报报道 驻美国特派记者 张梦旭 驻美国特约记者 迟罕 本报记者 李司坤】福克斯是美国的一家大型全国性广播网。近些年,设有多个电视频道的福克斯逐渐成为美国右翼保守派的代言机器,成为特朗普政府在传媒领域的“铁杆盟友”。涉及中美经贸摩擦报道时,无论是“老白男”(年老的白人保守男性)主持人还是像日前与中国同行刘欣“跨洋对话”的“70后”女主播翠西·里根,大多对华持偏激、强硬的立场。为什么共和党政府和福克斯两者之间有如此高的契合度?其最初的开办者罗杰·艾尔斯就是“共和党幕后操盘手”,现在的名主持肖恩·汉尼提更是可以直接同总统通话。尽管一些和总统私交不错的“福克斯人”没什么高见,但还是担任了政府要职。值得警惕的是,福克斯与“反特朗普”的媒体对立,但在某种程度上,它又代表着美国民众在政治问题上的整体倾向。

    2月18日电 据“中央社”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与主流媒体当地时间16日在记者会中针锋相对,特朗普阵营其后向大批支持者发出“主流媒体可信度”调查问卷,回击与叫阵的意味浓厚。

    提名;最高法院;肯尼迪;美国联邦;大法官

    “共和党幕后操盘手”与福克斯

    特朗普16日举行就任后首次个人记者会,与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微软国家广播公司新闻频道等自由派主流媒体记者“舌战”超过1小时,时长创下新纪录。

    新华社电 美国总统特朗普9日宣布,提名布雷特·卡瓦诺出任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

    上世纪90年代,澳大利亚传媒大亨默多克寻求扩大自己在美国电视市场的影响力,请电视制片人、前共和党政治顾问罗杰·艾尔斯创办了新闻集团所属的福克斯有线新闻频道。在美国有线电视新闻市场的观众争夺战中,借助对“9·11”袭击事件的报道,福克斯的收视率2002年1月首次超越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

    报道介绍称,美国自由与保守派媒体意识形态分明,各拥有其观众与读者,属于自由派的《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CNN与MSNBC多位于纽约和华府东岸大城,影响力庞大,批判与监督美政府的色彩强烈。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温和保守派人士安东尼·肯尼迪6月底宣布,将于7月31日退休,特朗普也因此再次获得提名大法官的机会。

    美国全国广播公司和《华尔街日报》2018年联合进行的一项民调显示,福克斯的观众中,白人占74%、非洲裔占10%、拉美裔占9%。就经济社会状况而言,8%为穷人、25%为工人阶层、44%为中产阶层、19%为中上阶层、3%为富人。在受教育程度方面,35%为高中及以下,35%为职业技术学校、专科学校毕业生或曾在4年制大学学习过,17%为大学毕业生,12%为研究生及以上学历者。在意识形态方面,共和党支持者为53%,民主党支持者为23%,独立派选民为18%。

    图片 3资料图:美国总统特朗普。

    现年53岁的卡瓦诺毕业于耶鲁大学法学院,拥有法学博士学位,他曾担任大法官肯尼迪的助理,在小布什执政时期担任过白宫秘书,从2006年开始出任哥伦比亚特区联邦巡回上诉法院法官,其保守派立场明显。按照程序,卡瓦诺的提名需经过美国国会参议院全院投票表决,但只需获得简单多数支持即可通过。

    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副教授沈逸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福克斯是美国白人保守主义力量比较偏好的一个台,其内容偏向于体现美国传统价值观——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美国中西部、白人保守男性、盎格鲁—萨克逊清教徒的价值观。沈逸记得有一次他看福克斯台,当时一部纪录片或广告片节目正播放有关军火的内容,反映其拥枪派的价值观:一个身材热辣的金发女郎穿着紧身的作战服,戴着护目镜,从手枪到步枪再到霰弹枪,把各式武器都打了一遍,并介绍各种枪的性能、价钱以及适合哪些人使用等。

    报道称,上述媒体被保守派指为充满“精英”色彩,以“都会”观点报道新闻,忽视广大美国内陆真实声音,并误判特朗普“崛起”的事实。

    这是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以来第二次提名大法官。去年4月,由特朗普提名的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尼尔·戈萨奇宣誓就职,使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中保守派大法官人数达到5人,超过自由派的4人。分析人士认为卡瓦诺如成功接任长期被视为“摇摆票”的肯尼迪,将进一步巩固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中的保守派势力。

    尽管福克斯宣称“公正与平衡”,但它与共和党和保守派政治机构的许多领导人建立了牢固的联系。罗杰·艾尔斯就有“共和党幕后操盘手”之称。该电视台的知名共和党评论员名单令人印象深刻,包括2008年总统选举中与约翰·麦凯恩搭档的副总统候选人萨拉·佩林、前众议院议长纽特·金里奇、2008年和2016年总统竞选人迈克·赫卡比等。2009年风靡美国的保守派茶党运动中,福克斯也大力支持。2010年,福克斯向共和党州长协会捐赠100万美元。福克斯不少的主持人和政治评论员被认为偏向保守派,如塔克·卡森、格瑞格·古特菲德、肖恩·汉尼提、劳拉·英格拉汉姆等。

    报道认为,特朗普和主流媒体记者“斗嘴”,令两派对峙程度升高,美共和党全国委员会与特朗普阵营募款团体,17日以电邮向支持者发出长达25题的“主流媒体可信度”调查问卷,叫阵意味浓厚。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有9名大法官,可终身任职。根据美国宪法,联邦最高法院对于所有联邦法院、州法院和涉及联邦法律问题的诉讼案件中具有最终上诉管辖权,但在指定情况下,也有初审管辖权。在美国法律体制中,联邦最高法院通常是包括美国宪法在内的联邦法律的最终解释者,其判例对美国社会有着重要影响。

    对关心美国政治的人来说,福克斯和特朗普的亲密关系早已不是什么秘密。早在2016年总统选举之时,美国主流媒体一边倒地支持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而福克斯是少数几个支持特朗普的主流媒体之一。入主白宫以后,特朗普常在多个公开场合表达对福克斯新闻的赞扬,不断攻击其他媒体是“人民公敌”,却不断夸奖福克斯的“公正”报道。看“福克斯与朋友们”节目是特朗普每天早上的“功课”,他推特的内容常与节目内容保持同步,以至于有美国媒体声称,福克斯已不像一家媒体,更像是白宫的宣传机器。美国国家公共电台3日称,特朗普访问英国,他抵达伦敦后就抱怨“看不到福克斯新闻,不得不看CNN的节目”。

    据报道,问卷问题包括:

    作者简介

    美国政治新闻网“Politico”就今年1月政府停摆一事进行的统计显示,“福克斯已42次采访特朗普,其中福克斯主持人肖恩·汉尼提采访过7次,但CNN则从未有过这种机会”。媒体还透露说,特朗普当选后,曾想让福克斯的劳拉·英格拉汉姆当白宫新闻发言人。今年3月宣布辞职的白宫副幕僚长、通信联络办公室主任比尔·夏因曾担任福克斯新闻的高管。

    1、你相信主流媒体对我们的运动报道有失公平吗?

    姓名:新华社记者 工作单位:

    作为特朗普的代言人,福克斯在对华报道上也同共和党政府立场保持高度一致。据美国媒体报道,特朗普经常收看汉尼提的电视评论节目,二人私交甚密,经常通电话。汉尼提曾表示,中国在政治、经济、军事等领域都是美国的对手。去年6月特朗普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在新加坡首次会晤时,汉尼提特意购买一部手机用于与特朗普通话,原因是“担心中国间谍窃听”。

    2、你信任微软国家广播公司新闻频道公平报道了特朗普担任总统的新闻吗?

    福克斯的老牌明星主持人鲁·道博也是特朗普的私交好友,他多次表示要“控制移民与制裁中国”,总是渲染“中国盗窃美国知识产权”“中国军事扩张”等。除了这些年长一些的白人保守男性,福克斯相对年轻一些、现年46岁的商业频道女主播翠西·里根同样也在自己的节目中鼓吹“特朗普在贸易问题上就应对华强硬”等观点。

    3、你信任有线电视新闻网公平报道特朗普担任总统的新闻吗?

    想了解保守势力那就看福克斯

    4、你信任福斯新闻网公平报道特朗普担任总统的新闻吗?等。

    美国查普曼大学传播学终身教授贾文山告诉《环球时报》,福克斯自我标榜的座右铭是“公正与平衡”,但它并没有把“客观性”作为新闻报道的最高准则。所谓“公正与平衡”就是主持人采访专家时,把专家作为反方,让自己扮演正方,以主持人的平台优势,俨然以超级专家的口吻抨击反方观点,这等于预设了一个不平等的议程设置平台。说直白一点,如果受邀嘉宾的观点与福克斯主持人的观点相左,他们就会沦为被主持人猛击的“沙包”或“猎物”。贾文山说,“9·11”事件发生后,福克斯干脆将这种貌似“公正与平衡”的模式也放弃了,更多时候是径直邀请与主持人观点高度一致的嘉宾,公开露骨地鼓噪其极右的意识形态,这两年更是不遗余力地为特朗普政府进行宣传,福克斯或明或暗地充当着现政府的传声筒。

    图片 42月6日,在美国旧金山,第九巡回上诉法院大楼外抗议者。连日来,已有127家美国企业向美国联邦第九巡回上诉法院联名递交陈述书,反对美国总统特朗普颁布入境限制行政命令,认为类似限制有损美国企业的竞争力。

    在美国民众看来,CNN是偏向于民主党的自由派媒体,福克斯为右翼保守派的代言机器,体现的是共和党的社会价值观。福克斯近年还做过多起辱华报道,引起华裔的强烈不满。就读于拉斯维加斯州立大学的一名大二华裔女生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我虽然是理工科学生,但自高中以来就对女性和少数族裔维权活动感兴趣。2017年初,特朗普宣誓就任总统期间,我专程前往首都华盛顿参加抗议其歧视少数族裔的妇女游行。我经常看福克斯的新闻,就是为了解美国保守势力、共和党的‘代言人’在说些什么。”她表示:“虽然福克斯的节目一直标榜‘公正与平衡’,但它在实际报道中并不够客观,有几个节目主持人一言不合就打断嘉宾的发言。自特朗普上台后,福克斯的言论越来越偏激,好像快成了总统家开的媒体,只有这个电视台会整场直播特朗普到各地的演讲活动。”

    特朗普在记者会中公开批评,美国媒体“极度不诚实”,如果不去探究,是愧对民众。大家得去讨论媒体现状,因为不诚实的媒体已失去控制。

    这名女生还举了一个福克斯片面报道的例子:今年初,美国国会否决特朗普的边界墙预算,总统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希望借此得到经费。福克斯电视台就播放墨西哥难民“入侵美国”的画面:一群正在激流中挣扎渡河的妇女儿童,以及几个墨西哥青年向荷枪实弹的美国军警投掷石块。福克斯的节目渲染说:“看看,难道这还不是紧急状态吗?难道美国不是正在被入侵吗?”在这个华裔女生看来:“这很是滑稽可笑。美国是世界第一军事强国,怎么一下子变得这么弱不禁风? 而且,福克斯的一些主持人在节目中经常说,‘是中国而非俄罗斯,成为美国的头号敌人’。作为华裔,我认为这样的言论极不负责任。”

    美国自由派媒体与特朗普政府对峙已成家常便饭,公开记者会中经常火花四射纽时与华邮近期接连报道,已宣布辞职的前白宫国家安全顾问弗林就任前与俄罗斯沟通,并对副总统彭斯隐瞒情况,凸显出白宫内部紊乱失序的情况。

    陈女士就职于美国一家医保公司,她认为,福克斯在2016年之前比较低调,特朗普竞选总统成功后,福克斯像押中宝一样,因为总统成了后台老板而一步登天,越来越傲慢和偏激。她提到福克斯的老牌主持人汉尼提说:“他多年前就是特朗普的老朋友,也拥有豪华公寓等地产。特朗普的前私人律师在被捕后供述,汉尼提也是他的客人。”陈女士表示:“这位主播上节目,总是一副趾高气扬、咄咄逼人的样子。我现在很少看福克斯,因为其台风不正,价值观和政治理念与自己相背。”

    特朗普回击称,白宫在他在位时是“正常运作的机器”。主流媒体引述不具名情报官员言论是胡扯“”,并扬言会找出情报部门里的泄密者。

    非洲裔美籍人士卡特是拉斯维加斯一家儿童医院的护士,她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我很少看福克斯新闻,因为他们的主播以白人为主,年纪也偏大,没有什么吸引力。更何况他们的节目白人至上主义倾向明显。比如,在报道刑事犯罪新闻时,如果嫌疑人是白人,他们就轻描淡写,如果嫌疑人是非洲裔,他们就会非常详细地报道整个案件过程,曝光嫌犯的信息资料、相貌特征等。总之,福克斯就是一家充满种族偏见的媒体。”

    “抹黑中国的报道极具煽动性”

    弗吉尼亚州阿灵顿县公立学校教师阿曼特·法哈多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我现在几乎不看美国主流新闻频道的节目,不论是CNN还是福克斯。打开电视,里面充斥着对立、冲突和谩骂。CNN在一个劲儿地揭特朗普的丑,福克斯就在一个劲儿地骂自由派的媒体,为特朗普辩护。这样的新闻报道早已丧失客观公正性,成为美国不同利益团体的代言人。”法哈多说,他本人不认同福克斯对中国的报道。在他的印象里,“中国制造”因价廉物美享誉全球,像他这样的美国民众都受益于中美经贸,但在福克斯的报道中,“中国总是被无限抹黑,这极具煽动性”。

    谈到福克斯的偏激、保守,北京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执行院长喻国明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福克斯在美国整体电视网络角色中表现的是一种比较民粹的电视风格,相比CNN之类的电视台,福克斯更接地气。如有时候会用一些俚语、脏话,会用比较激烈的带有情感色彩的表达方式,跟一般的新闻报道及传统的表达方式有所不同。尽管这样的播报方式在美国新闻界引起过争论,但在今天这种民意或者说民粹倾向相对明显上升的背景下,它是受到市场欢迎的。美国其他一些电视台也在部分借鉴和学习福克斯的表达方式,增加所谓的情感色彩。”

    “很明显,特朗普的政策更讨喜欢看福克斯的那批美国人的欢心,特朗普的基层支持者看福克斯的比例更高。”沈逸认为,最近几年福克斯的收视率上升,受众群体也在增多,这跟美国整个社会的保守化倾向是一致的,这个现象体现了美国保守势力的抬头,而这种势力的抬头和社会的焦虑又让特朗普政府把握到,为获得政治上的收益加强了与保守势力的互动,从而达到向选民“喊话”的目的。喻国明认为,福克斯对美国大众的影响力很大,同时反映出美国总体社会,或者说一般民众在政治问题上的现有认识水平。

    喻国明说:“以我所知,美国普罗大众对中国的了解有限。从刘欣跟翠西的对话中就可以看出,翠西作为一个有影响力的电视节目主持人,对中国的了解竟如此之有限,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美国大众对中国的了解。从本世纪初开始,美国精英阶层就对中国崛起进行防范,只是当时他们还没有说服美国的普罗大众。但最近五六年的情况变得突出,即美国精英阶层跟普罗大众在对中国的态度上已接近于形成所谓的共识,这很可怕。所以我们必须要用有效的传播和公共外交渗透,让美国公众更多了解中国,而不是在刻板的、狭隘的、歪曲的背景下来了解中国。”

    本文由云顶国际发布于国际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美右翼“高参”为何扎堆福克斯?抹黑中国的报

    关键词: 云顶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