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云顶国际 > 国际资讯 > 扁家洗钱案再爆1500万美元 绿名嘴臭骂不要脸

扁家洗钱案再爆1500万美元 绿名嘴臭骂不要脸

发布时间:2019-10-19 18:10编辑:国际资讯浏览(52)

    摘要: 被扁牵连,前调查局局长叶盛茂 被拘捕,他戴着手铐出庭。扁执政时,他可是调查别人,下令给别人戴手铐的角绝!妙!陈水扁与法官问答 耍嘴皮惹哄堂大笑(图) 被扁牵连,前调查局局长叶盛茂被拘捕,他戴着手铐出庭。扁执政时,他可是调查别人,下令给别人戴手铐的角色。 陈水扁洗钱案,引出的隐匿公文案,台北地方法院今天(10/08)以证人身份传唤陈水扁,叫他跟前调查局局长叶盛茂进行对质,厘清与是否有将洗钱情资公文交付陈水扁,是否涉嫌图利、伪造文书等罪。这已经是第二次对质。  据台湾“中广新闻网”报道,陈水扁于上午九点二十分左右进入台北地方法院。庭上法官询问陈水扁,叶盛茂是否有到官邸报告这份情资,陈水扁回答表示,“好像有”。至于法官询问是书面还是口头报告?陈水扁则声称不记得了。陈水扁表示,“调查局长”跟他报告的东西很多,这份情资也许就在中间。  对于法官询问为什么“调查局长”要直接向他报告,陈水扁表示,2000年前一向都是如此。而报告地点大多是在“总统府”,有时也会在官邸。法官则是质疑,“调查局”把犯罪资料交给他,有没有任何法源依据,陈水扁迟疑一下,回应表示这部份他没有查过。此前,叶盛茂被控隐匿陈水扁家族海外洗钱情资,台北地检署先后以隐匿公文、泄密等罪起诉叶盛茂。合议庭6日开庭时,认定叶盛茂泄漏洗钱情资给陈水扁,造成特侦组侦办困难,让扁家获得利益,涉嫌图利,当庭以涉重罪及有串证之虞,裁定收押禁见。 台当局前“调查局长”叶盛茂隐匿公文案今天(8日)上午由叶盛茂和陈水扁进行关键对质,陈水扁成为庭上焦点。  以下是陈水扁与法官在庭上的攻防对话:有没有看过? 检当庭提示公文复印件 法官:“调查局长”给你的情资,时间跟地点都在哪里?  扁:都在“总统府”。  法官:时间呢?  扁:每月一次当面呈交,平时没见面时,“调查局”也会送相关情资报告。  法官:有没有到官邸报告?  扁:应该有但是很少,基本上都在“府”。  法官:为什么到官邸?  扁:可能是时间比较好配合。  法官:就你了解,(调查)“局长”跟你报告别人犯罪情资,有没有什么法令依据?  扁:详细我不清楚,但应是照惯例。  法官:有时候用文件报告,报告完之后把文件交给你,有无法律依据?  扁:一般经过打字整理,直接交给“总统”。  法官:你没回答我的问题,我是问你法律依据。  扁:因是情资报告,“总统”听不同来源来做参考,2000年之前也都是这样,在我之后也没有变革。  法官:这是惯例,有法律依据吗?  扁:我没有细查。下页:法官问收到情资如何处理 扁:情资这么多无法分辨真假  ◎法官问收到情资如何处理 扁:情资这么多无法分辨真假  扁:我只知道,叶盛茂有跟我报告洗钱情资,但内容不具体。  法(法官,下同):被告怎报告?  扁:不记得,事情那么多不记得了。  法:地点在哪?  扁:“总统府”里。  法:叶盛茂报告,距离泽西岛来函有多久?  扁:这件事叶盛茂没有说。  法:报告前是否已知悉?  扁:我不知道。  法:知道情资后如何处理?  扁:过去对于洗钱传闻很多,我问太太她都否认知情,这一件问她她仍然没承认,我也有问相关当事人他们也全否认,太太说没有时,很难判断“调查局”报告是否为真。  法:太太说没有,你选择相信她,“调查局”报告有根据你不信,这合乎常情吗?  扁:大家耳熟能详的,“局长”报告过宋楚瑜、陈云林在美国会面,“局长”也跟我说有充分证据我也采信“局长”,说法认有所本对外披露,结果被告,最后败诉,依我过去情形,“调查局”很多东西都是不实在的,不是我要批“调查局”,每次拿到的根本无法判断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只能列参考,若百分百相信,整个“国家”就乱掉了。  法:但这次情况,是有根据的怎么不信?  扁:洗钱信息多又不是第一次,像艾格蒙这个字眼我是第一次看,我不知道是怎样的,国际组织很多报告引经据典,也无法判断何为真何为假。  法:那太太说没,这回事理应向叶盛茂求证,有无这么做?  扁:如同陈云林事件求证没用,“局长”一再告诉我没有问题,我深信有所本才对外披露说有所本,可是讲出来“局”里无法提出事证,证实有所本,部分信息分化内部团结,百分之百相信要犯断头之罪。  法:你还是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你有没有向太太求证?  扁:没有,就是根据我过去经验,我没有没向太太求证。  法:那很危险喔,“调查局”说的你都不相信(庭上传笑声)。下页:法官问海外资金转汇 扁一概不清楚   ◎法官问海外资金转汇 扁一概不清楚  扁:2000年时当选“总统”,有情资传出,副手吕秀莲要替我募8亿,事后证明这情资不正确,如果我没当选,我也不会知道有这样不实的报告。  法官提示,信托、账户资料,有关洗钱防制中心,陈水扁家属海外资金转移资料,06年12月21日你媳妇黄睿靓在台中,瑞士美林银行派人来台湾,黄睿靓签署开户合约,你知道吗?  扁:我不清楚。  法:吴淑珍07年1月24日终止新加坡标准银行账户,04年10月1日,开户受益人吴淑珍、陈幸妤、陈致中,账户内有美金11507513.72,及有价证券信托关系,为何如此?  扁:我不清楚。  法:陈致中通知瑞士信贷新加坡分行理财专员,有关陈和升跟吴陈俊英联合账户转帐,该账户随即于07年2月转出357562.19美元,到吴景茂瑞士新加坡分行账户里;05年9月5日开户,07年3月6日销户,为什么如此,你知道吗?  扁:我不知道。  法:在瑞士美林银行,07年2月15日黄睿靓开户后,吴景茂在当天和07年3月2日由新加坡瑞士信货银行转移到瑞士美林银行,黄睿靓账户内,为何你知道吗?  扁:我不知道。  法:美林开曼群岛信托公司,07年5月设立黄睿靓在,07年5月2日,将瑞士美林银行资金2100万美金转到开曼群岛信托公司里,其中1100万,美金转陈致中苏黎世银行账户内,为何你知道吗?  扁:我不知道,我不清楚。  法:被告有没在08年1月18日,开曼群岛金融中心,提供黄睿靓金融账户数据,及“调查局”因此制作的公文正本和附件交给你。  法:如果有将公文交给你,在何时何地?  扁:我没收到,“调查局”要给“最高检”的公文和附件,那么多的英文资料我没看到,我没有,我只看到开曼群岛来函中文翻译,时间在1月到2月间,地点在“总统府”,办公室在一次例行报告里。下页:法官:听取公文是否应利益回避 扁:只是情资嘛  ◎法官:听取公文是否应利益回避 扁称只是情资  法:被告前后两次跟你报告,你说会处理?  扁:我没有这样讲。  法:你如何讲,怎么可能看了报告都不讲话。  扁:我没有讲,因为心里知道,事实上,很多报告我只听没讲话。  法:上回笔录你说,只看过开曼群岛来函中文译本,但请求协查对象调查数据,你没看过,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扁:附件多,有中文英文一些东西,我只有后面中文有看到。  法:你收受该数据的中文译本,你为何收?有何权力收?是否应该利益回避?  扁:这是“调查局长”给的报告,我将它视为情资报告。  法:可是这份数据明确记载,你家属海外资金如何移转?你还认为是一般情资吗?  扁:我认为是情资报告。  法官加重语气,问:你认为这合情合法吗?  扁:因我已知这事,所以当我看到中文译本立刻处理掉,没保留、没带回家,我不认为有利益回避问题,我也没有回避,就像很多情资牵涉到我所属的政党。 下页:法官问为何进行如此复杂的汇款手续 扁:这样理专才能赚钱  ◎法问为何进行如此复杂的汇款手续 扁:这样理专才能赚钱  法:今年初你向吴淑珍追问,她向你坦承海外有资金,她是何时承认?  扁:年初,大约是在年初,因为资金冻结。  法:你怎么知道,资金冻结了?  扁:她告诉我,她说把钱汇留在境外,作为我卸任后推动“国际外交、公共事务用途”。  法:如果是合法资金,为什么要进行如此复杂的汇款手续?我昨天花了好几个小时才看懂。  扁:我一下子,也看不懂,对这些我是外行人,但我太太说这其实很简单,找信任理专,只要签字,都是理专安排,任何一个人无法做这么复杂的汇款,这是理专的建议和处理,就像人家讲的,银行在哪儿,当事人要走一趟事实上没必要,只要一次签字,就有那么复杂的流程会出现,这些都是我太太告诉我的。  法:每次转帐,都要相当手续费,还要吸收汇差,为何还这么做?  扁:理专就是要这样,才能赚钱啊,这都是理专的建议,这是我太太事后告诉我的。 ◎法官问新加坡资金 扁:推动“国际外交用”  法:08年2月21日、2月22日,从荷兰银行新加坡分行,有笔账户汇款,1918473.44到高盛国际四个账户,请说明。  扁:感谢庭上,让我有说明机会。汇款是我太太资金被冻结后,她说要留着帮我推动“国际外交”,剩下一个尾款将近200万美金没被冻结,我立刻要求她马上拿出来不必等我卸任,现在就应该马上拿出来,于是我联系某位大老,长期推动“国际外交”,才把钱汇到这四个户头,各50万美金,然后这四账号,是大老要我汇出,大老的身分,因为这是个公开庭不方便,如果是秘密庭我才可说。下页:法官问钱为何汇往境外 扁:要问我太太   ◎法问钱为何汇往境外 扁:要问我太太  法:既然要为台湾推动“国际外交从事公共事务”,为什么要把钱汇到境外,不留在台湾?  扁:第一,资金不是我汇的,所以为什么要问我太太;第二,当资金被冻结时,太太是这样告诉我;第三,当我知道还有没冻结的资金,我马上捐出来推动“国际外交和公共事务”,太太也全力配合。  法:有没有问太太为什么资金要汇到境外,不留在台湾?  扁:如果要做台湾的“国际外交跟公共事务”,如果在境外没有钱,是有很多的不方便。  法:什么不方便,我不太清楚?  扁:要做为“建国”的基金,因为此事比较敏感,所以我太太认为不方便。  (法官咳嗽,感觉略为不同意)   法:你有没有问吴淑珍,这笔基金是要推动“国际外交”,还是“公共事务”或“建国”使用?  扁:这个是用语的问题,台湾的“国际外交”跟“公共事务”的推动,当然是为台湾来做国际的利益,对于“台湾主权独立”,让台湾非常正常完整的在国际社会上积极参与 ,有人讲那是“台湾主权”,有人认为是“台湾主权独立大业”,政治立场不同、文字使用不同,是不同的出发点。  ◎法官问资金转汇不合常理 扁: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法:你前面说资金被冻结后找大老,将资金转移到大老四个账户里面,这跟你一再强调推动台湾“国际外交推动公共事务”使用有什么关系?  扁:这…。  法:你懂不懂我的意思到底是什么关系?  扁:大老推动“国际外交”,我选择相信他,所以把钱交给他,钱怎么转怎么用他都清楚,我选择相信他。  法:可是一般人从常理来看,当你家人海外资金被冻结后,还有没有冻结的部分,就转移到你说的其它人账户里面,看起来是在避免还没有被冻结的资金被追查,你有什么意见吗?  扁:这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资金怎么转都可以被追查,所以当有资金还没被冻结的时候,我们要处理,太太说要推动“国际外交”跟“公共事务”使用,那当然有钱还没有被冻结,所以立即捐出,足以证明为什么在海外要留资金,绝对不是留给自己的孩子。 下页:法官:推动“海外国际外交”跟“公共事务”,为什么要开那么多账户?看扁怎么回答  法:如果说要推动“海外国际外交”跟“公共事务”,为什么要开那么多账户?  扁:动机很单纯,银行转来转去,我太太说因为理专要离开,刚开始是吴景茂的账户,最后是转到陈致中夫妇的账户,没有什么不可告人。  法:吴景茂有很多账户,不只一个啊。  扁:不是我太太做的决定,都是理专的决定。  法:你要这么陈述,我们就这么纪录。  ◎法官问“总统”和家属是否都可以避免接受调查 扁:尊重司法  法:被告叶盛茂因为向你报告本件信息,而遭到起诉拘押,你的家属跟你因为洗钱案,被相关机关认定你跟家属的犯罪信息资金可能是不法所得,如果这件是合法合理,那“总统”和家属是否任何犯罪都可以避免接受调查,你有何意见?   扁:上开的资金绝对没有不法,我尊重司法,接受调查,非媒体爆料相关方面所透露是来自非法汇款,或其它不法所得,“国务费”做为最早的特别费,以及最特别的特别费,我们因公支出远远超过按照马英九判决相同无罪的判决理由,绝对不构成贪渎罪,所以这钱当我太太说是选举结余款,没有任何不法所得,所以当艾格蒙也好,或其它情报中心所提供的情资也好,都有待进一步的调查,这也是我们认为“调查局”,不管是口头或书面的一些报告,我们认为会构成犯罪,当然是情资的一部分。  ◎法官问是否应利益回避 扁谨慎应答  法:站在司法独立及利益回避的法治原则,情资涉及犯罪资料“调查局长”本应行使调查犯罪职权,不应向“总统”报告信息或侦查内容,身为“总统”若站在前述原则之下也不应接受这样的信息、收受相关文件,应积极指示“调查局”侦办才符合前述原则,你是否同意这样的说法?  扁:“调查局”或检察官侦办案件,这是检调单位的权责,但“总统”对于重大案件接获相关情资,这不但是延续过去传统惯例,但本人认为,只要我们不去干涉、不去介入检调的办案,就是对司法的尊重,至于牵扯到个人的部分,相关权责单位检调有权去侦办侦查,不会因为“调查局”跟“总统”做情资报告,会有任何影响!  法:“总统”不是神也是人,也会犯罪,如果你前述论述对的话,那“总统”及家属可能涉及犯罪的话, “调查局长”向“总统”报告,有没有可能在侦查前湮灭证据、勾串共犯?   扁:与本案…。  法:只是问你原则,不是问这件案子。  扁:这是假设性的问题,相关的事证已存在,不是谁可以去湮灭勾串。下页:检方问吴景茂泽西岛户头 扁:不清楚 ◎检问吴景茂泽西岛户头 扁:不清楚  检:吴景茂在泽西岛开立账户,他是否有跟你提到艾格蒙的资料,已请台北地方法院参存?  扁:没有。  检:你有没有要求被告要向你做后续报告?   扁:没有。  检:你对于这话有何看法?  扁:我不是搞情报出身,对于如何做情报不了解。  ◎检问叶盛茂多次会扁 扁:不记得  检:被告叶盛茂是否于08年1月31日到“总统府”官邸?  扁:这点我还要了解,我没记忆。  检:叶盛茂的行事历08年1月31日记载有到“总统府”官邸,你有何意见?  扁:这应该是尾牙的时候,“总统府”依惯例尾牙会请官员来同欢。  检:2月1日被告是否到玉山官邸(夫人)?  扁:这我不知道,这要问被告,他有没有去我不知道。  检:08年3月15日叶盛茂有没有到你的办公室?  扁:这要问被告。  检:是被告主动提供吗?  扁:不是我主动要求,我从来没主动。  检:你知道“调查局”已挂文号,要给“最高法院检察署”吗?  扁:不知道。 下页:检方问公文去向 扁:没看过、不知道   ◎检问公文去向 扁:没看过、不知道  检:对于叶盛茂所讲的,不管情资或情报,要争取时效跟上级报告,这是作为情报工作重要的一点?  扁:这是我记者会的隔天,“叶局长”来去匆匆到我办公室,我前一天已开记者会,隔天叶盛茂到办公室跟我说他找不到公文,问我公文有没有在办公室,我说没有 ,他说他原先的情资报告不见了。  检:是你约他,还是他自己去的?  扁:这我不知道,因为我不可能14日记者会隔天再约他。  检:叶盛茂说,他退休之后,“陈前总统”办公室曾打电话问被告退休要做什么,约他到“陈前总统”办公室聊天,约在8月14日,“总统”临时说有记者会,约会改成8月15日,上午依约前往,是否确有其事?   扁:叶盛茂7月份退休,前“政府官员”我们关心他退休生活和工作,不只约他,还包括很多重要的工作同仁,卸下工作聊天叙旧,办公室会约很多卸任官员,叶盛茂只是其中之一,这只是事务性工作,幕僚决定。  检:“调查局”发文“最高检”,叶盛茂为何到你办公室找公文?  扁:因为他说找不到,看会不会在我这边,但我讲得很清楚,我从没看过、我不知道。  法官打断话再问:怎么不怀疑别人,会怀疑你?为何不到别人的办公室找公文?  扁:情资报告我只看见中文翻译,“局长”曾说“陈总长”报告,但“总长”说没有,可见一个人的记忆力,不可能百分百准确。  ◎法官问海外账户 扁:钱的事都是太太掌管  法:06年12月到08年1月19日,你除了问吴淑珍海外密帐之外,你是否曾经问过黄睿靓、陈致中、吴景茂跟黄百禄等人这方面的信息?  扁:没有,因为有关海外账户传言,如果有那一定跟我太太有关,所以我问太太,不可能去问其它人,我也不会晓得其它人有任何牵扯,  法:依照叶盛茂的供词,至少06年12月到08年1月19日,有对你报告4个人相关情资,包含你在内,为什么你除了问吴淑珍之外,没有问其它人?  扁:第一,时间是否确实我保留,因为我不清楚;第二,从结婚前,我们家的钱到订婚后,都是太太在掌管,我从来没有经营,我太太最清楚,有没有事实真相,我当然只问我太太。  法:你说叶盛茂跟你报告钱,你已经从特侦组知道相关讯息,特侦组何人、何时、何种方式,跟你报告何种内容?  扁:是不是1月报告我保留,我只知道他跟我报告的时间,是我太太跟我坦承海外有钱之后,消息来源来自何人何单位,我印象里不记得,不是特侦组。  法:你已经明确提到特侦组?   扁:是特侦组里面已经掌握类似相关情资,也许有人报告给特侦组也不一定,我了解特侦组是掌握的。下页:法官追问:是什么人?  法官:是什么人 扁:我不记得。  ◎法官追问大老 扁:未跟他人提起  法:冻结资金,资金有多少?  扁:2100万美金。  法:200万资金支用的处理,你做主?  扁:是我要求太太拿出来,大老是我去找来,我有跟他见面。  法:大老洽商,你告诉相关人跟媒体,庭上为什么不能陈述?  扁:做为台湾的“国际外交”之用,我只告知有这笔钱,我没有跟任何人讲大老的名字。  法:把资金给大老处理,有跟党内其它人士协商吗?或让他们知道吗?  扁:这么重要的机密是不可能公开讨论,就像选举期间,“总统”或主席要捐输给党或提名人,也不必经过党讨论,“总统”应该知道怎么做。  法:200万美金汇入账户,只有你跟大老知道,其它党内都不知道吗?  扁:之后我有跟党内一些人讲。  法:之后是指08年8月14日的记者会之后吗?  扁:对。  ◎法官问为何不主动公开账户 扁:珍长期服药记忆力模糊  法:如果钱是正当来源,有关海外账户移转的手续也合情合理合法,当初为什么不主动跟吴淑珍公开账户的内容?账户的所在?  扁:第一,8月14日我召开记者会,我太太支持,坦承有竞选经费申报不实以及汇款海外之事,我接受司法调查,所以我们静待司法调查,我太太23年坐轮椅,身体健康、精神状况,要她讲非常细的账户和如何开户、如何转帐,她也讲不出来,除非有东西在她的面前呈现,这是客观情势,可以接受司法调查,她长期服药20多年,记忆力模糊。下页:法官问:吴景茂为何不签查帐授权 扁:不签照样可以查  ◎法官问:吴景茂为何不签查帐授权 扁:不签照样可以查法:吴景茂为什么不签银行查帐授权书?  扁:这个是见仁见智的看法,因为有人主张那些没有犯罪,为什么要授权,再说不授权也能照样查。  法:所以你也采取这种拒绝授权的主张吗?  扁:这不是我的钱,我没有权力去主张。  法:你认为钱是谁的钱?  扁:这是我的选举结余款,我太太汇到海外,不是我汇的钱。 ◎法官问钱归谁所有 扁:选举结余款  法:我问你,钱的所有权的归属,究竟你认为这是谁的钱?  扁:我太太说她汇的,是我的选举结余款,我在完全不知情情况下,钱被汇到海外,这是我的选举结余款。    ◎法官问还有没有其它未曝光的资金 扁:太太说就这样了  法:你先前说要推动“国际外交”,这是原本的想法还是你太太告诉你的说法?  扁:这是我太太的汇款动机,如果她事先告诉我,她也知道我不可能同意她这么做。  法:为什么?   扁:因为我是一个政治人物,也是卸任“总统”,不管在法律上有没有问题在道德上会被人非议。  法:如果你所说做为推动“国际外交”的经费属实,只有你能做,她不能做,那她为何要欺瞒你海外资金的内容,是否除了被冻结的部分打算私用。  扁:被冻结的200万她后来没瞒我,没被冻结的200万也告诉我,马上拿出来做“国际外交”。  法:可是目前检察机关查出的内容,你家人的资金比上述还多。  扁:静待司法调查,不要把别的企业的钱算在吴淑珍头上。  法:是否还有其它未曝光的钱?  扁:我太太说就是这样。下页:法官问是否拿走公文 扁:不可能法官问是否拿走公文 扁:不可能  法:被告说在2月中将“调查局”,1月29日中英文的附件其中2页交给你,你就不还给他,你对此有何意见?  扁:我不可能拿公文,拿公文也没用,拿走了,“调查局”可以再做一份,我拿那公文一点意义都没有。  法:被告06年底12月间和08年2月,两次跟你报告你的家属在海外的账户资料,被艾格蒙通报海外资金,这么巧合的你们家的存款就有异动?  扁:不知道,这要问我太太。  ◎叶盛茂将多笔调查笔录呈扁 扁:只拿新瑞都案  法:被告甚至将调查中的机要费、SOGO案、台开案及新瑞都案交给你 他有何理由诬陷你?  扁:机要费没调查笔录,SOGO、台开案调查笔录我没拿过,至于新瑞都案的调查笔录是在案件起诉之后,提供我是为了左证“李前总统”(李登辉)所涉及的海外汇款关键人是不是人头户,所以他把情资给我,中间也附上几份调查笔录。  ◎推动“外交国家”都有预算未何动用选举结余款? 扁:卸任后不会有预算  法:你说既然是要推动“国际外交”,“国家”都有编列预算,何须动用选举结余款?  扁:卸任后不可能再动用预算。   ◎法官问可否提供结余款来源 扁:我算少的了  法:如果如同你所说,选举结余款如此正当高尚,可否提供你结余款的来源给本院?  扁:选举过的人都有巨额的选举结余款,本人还算是少的一个,除了每次选举要提供给党和候选人经费的挹注,部分被太太汇流到海外做为卸任后使用,本人只顾拚选票,并不负责钞票部分,所以那么多的选举捐款,要我提供来源有困难。  ◎“驻外人事”调整是否与洗钱案有关 扁:联想力太高了  法:你最后一次改派驻瑞士和新加坡的代表,是否和本案有关?  扁:如果这样讲,联想力也太高了,派刘宽平驻瑞士是“外交部黄部长”的决定,派郭时南是因为前代表有不称职的地方,“外交部”认为应该做调整,所以把“驻斐济的代表”郭时南换到新加坡,绝对不受政治和私人因素影响。下页:法官问扁与叶关系 扁撇清外界提携说   ◎法官问扁与叶关系 扁撇清外界提携说  法:被告受你提携十多年,还担任“调查局长”重职,他有何理由诬陷你?  扁:我只说我知道的部分,被告的说词是被告个人的问题。  我当市长的时候,他已经是台北市的政风处长,在我还在市长任内,他已经是“调查局”副局长,和我无关,至于局长一职,我在2000年选举时已承诺“情治首长”会留任,不会异动,也没立即拔擢叶盛茂做局长,2001年下半年“国安局”闹出刘冠军案,所以“国安局长”的异动,牵动到人事更迭,叶盛茂才扶正,又考虑2008年,叶盛茂届满65岁退休,所以我们对于来自基层的常任文官,若能做到退休是划下圆满的句点,这是我做为长官应有的考虑 ,也是我跟他的关系。  ◎扁称“调查局”资料不实为何还重用叶? 扁:结构问题  法:你说数据很多不实,为什么不将叶盛茂撤换还重用他,是他好用吗?(庭上皆大笑)而且会一再提供所谓的情资给你。  扁:“调查局”结构问题不是局长的问题,“调查局”有很多问题,有时不是局长能够影响。  法:被告有没有意见?  叶:没有意见?  法:没有意见的意思,就是陈水扁说的都对吗?  叶:不是,不是。下页:情资面呈扁 扁叶当庭对质   ◎情资面呈扁 扁叶当庭对质  叶:有关1月29日情资,我在2月的时候到“总统府”面呈“陈前总统”(陈水扁),“陈前总统”当时跟我表示,这个情资公文及附件他会来处理,“陈前总统”跟我表示过很多经费,希望在台湾推动“国际外交”时用的,所以我就没有多问,在今年8月15日,我记得我上次有表示过我退休后,“总统府”办公室曾打电话给我,问我情资转移的事,可以到扁办聊聊,本来约8月14日下午后,“总统”要开记者会,由于改到8月15日上午,到了上午我依约到扁办,陈水扁在忙,匆匆跟陈水扁见面之后,我曾请示过公文的下落,“陈前总统”说附件已经找不到了,就这样我离开。  06年12月5日泽西岛情资,因为这部分其实我有表示过,它是一个信托账户,在泽西岛报来时已经不存在了,里面没有资金,所以当初我是以节略的方式,因为前后文理不出头绪,我记得有请承办人做节略,跟“陈前总统”报告没有附件。  (法官提示周有义的节略给叶盛茂看)(叶盛茂戴眼镜站起来看30秒钟)  叶:应该是。  (法官提示节略给陈水扁看)   扁:没有印象。  ◎法官重申办案讲求证据 并裁定10/14第二法庭准备程序庭  法:他有两点事情要陈述。第一,追加起诉的两个犯罪事实,08年的10月14日上午10点,第二法庭准备程序庭;第二,法官办案合议庭办案讲求证据,请辩护人不要对媒体表示,制造媒体在办案。  (律师杜英达站起来)   杜:我没有看过今天呈给被告的账户转移资料,当时卷内并没有这样的数据,所以合理怀疑猜测,合议庭是看了媒体来办案。  法:特侦组案子还在办,这些文件怎么可以给你看。  杜:资金转移资料昨天才拿到的吗?  法:早就知道了,早就看过账户转移数据,我们都看过了。  杜:可是当时羁押的时候没有提示也没有问?  法:你要回去看笔录,为什么当时交付公文是不是在延迟办案时间,要保住官位,这是不法利益?  杜:我有两点要陈述。  法:你上公文来,我不想听你说,退庭!  (叶盛茂的朋友当庭拿外套给律师,请他转交叶盛茂)(编辑:英臻)

    摘要: 扁家海外账户越扯越大,洗钱范围横跨五大洲13地,特侦组加紧脚步追查又有新发现,除了陈水扁儿媳妇黄睿靓在扁家洗钱案再爆1500万美元 绿名嘴臭骂不要脸扁家海外账户越扯越大,洗钱范围横跨五大洲13地,特侦组加紧脚步追查又有新发现,除了陈水扁儿媳妇黄睿靓在开曼岛美林银行户头的2100万美金之外,陈水扁夫人吴淑珍胞兄吴景茂在4年前也从泽西岛汇了1500万美金到模里西斯开设控股公司,光是这两笔汇款总额就高达新台币10亿元以上。 据台湾“今日新闻”报道,扁家海外账户检调抽丝剥茧追追追,由于扁家全球大洗钱,横跨了五大洲13国,特侦组追查费了好大一番功夫追查,终于又有新斩获。 特侦组发现,4年前吴景茂从泽西岛汇了1500万美金到模里西斯,在那里成立一间控股公司后,1500万美金就人间蒸发不知下落,但可以确定的是这笔钱没有再汇出模里西斯,因此和黄睿靓在开曼群岛美林银行的2100万美金分属两笔不同款项,这个发现也让扁家汇出海外的金额已经超过10亿新台币。 位在非洲的模里西斯没有外汇管制,税率又低,只要10万美元就能开设一家公司,因此成了洗钱天堂,目前特侦组已经向模里西斯请求协助,希望早日查出1500万美金巨款的流向。陈水扁的所作所为让民进党很狼狈,一向被视为亲绿名嘴的汪笨湖现在也大骂陈水扁不要脸。汪笨湖还爆料,叶盛茂表面上和陈水扁切割,事实上是和扁协商好,意图找下台阶,因为未来陈水扁将可能以公布台“调查局”的机密档案,开始绝地大反攻。 汪笨湖称,“他(陈水扁)把钱汇到瑞士,瑞士这两个字就代表A钱(闽南话,指贪污)嘛!所以阿扁应该向台湾人‘洗门风’(台湾社会习俗中谢罪的一种方式)啦!所以,今天阿扁沦落到这个地步,他不应该怪别人,要怪自己啦!” 汪笨湖也认为,陈水扁早就部署好亲绿政论节目,要当成自己反攻的武器,将公布机密的“AB档案”,把蓝绿所有人都拖下水。他更预言指称,掌握两岸情资的前“国安局长”许惠佑将成为另一个焦点。 汪笨湖推测,陈水扁将以乌贼战术逼马英九出面,再以政治协商的方式帮他脱身,由此看来,陈水扁的绝地大反攻才正准备展开。(编辑:英臻)

    摘要: 因隐匿公文罪嫌遭台北地检署起诉并求刑二年半的前调查局长叶盛茂,今〈二〉日下午四点在律师杜英达陪同下,叶盛茂惊爆:将艾格蒙联盟公文正本交给扁因隐匿公文罪嫌遭台北地检署起诉并求刑二年半的前调查局长叶盛茂,今〈二〉日下午四点在律师杜英达陪同下,在新店豪鼎饭店召开记者会,叶盛茂坦承,他已经将艾格蒙洗钱防治联盟的公文以及泽西岛的两件洗钱资料都交给陈前““总统””。 据中时电子报报道,在交给阿扁之前,他有向检察总长陈聪明报告,但是并未交付公文正本;目前正本已经交给陈前“总统”,不过在今年八月十五日他曾私下问陈水扁公文下落,陈水扁却回答已经找不到。 叶盛茂在记者会中坦承曾经面见检察总长陈聪明,并口头报告此事,陈聪明则随即召开记者会否认。 叶盛茂在记者会一开始就鞠躬说“我对不起国人”。叶盛茂说,“我个人没有在第一时间内,将艾格蒙洗钱防制联盟的洗钱相关公文处理清楚,导致媒体舆论不满,也造成调查局的创伤以及调查员的羞辱,我对此鞠躬道歉。” 叶盛茂说,这段时间以来他的内心非常挣扎,因个人疏失导致影响到国人对调查局的不良观感。 他强调,近年来国家的政治两极化,调查局除了要负责国家安全与情报收集外,还要兼顾犯罪调查案件的侦办,多年来的努力却因他个人的因素,而重创调查局形象,自己一定会承担所有法律上的责任,也再三向调查局同仁表示歉意。 叶盛茂也说,过去很多栽培他的老长官也很关心这个案子,因此出面劝说他勇敢面对,因此他才决定站出来,将事实还原,叶盛茂还自嘲说,“诚实是最好的政策。” 叶盛茂说,今年一月廿九日,国际洗钱防制联盟提供有关陈前“总统”家属,在开曼群岛的资金案件,这个情资,当时是跟洗钱中心的周主任和承办人协商,因为离“总统”大选不到二个月,时机非常敏感,所以如果泄漏的话,对选举结果,甚至对整体国家安全都可能受到影响。 叶盛茂坦承,“我确实曾经在今年二月初某个开会时间,向陈总长报告,陈总长认为没有具体事证,应该让局里调查,所以我没有将公文正本交给陈总长。” 接着叶盛茂就说,“后来我就在跟陈“总统”见面的机会,曾把公文及附件当面呈交给陈“总统”,陈“总统”看完后说他会来处理。” 据联合新闻网报道,叶盛茂把公文,包括原文及附件,都面呈给陈“总统”,他当时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国家元首对于自身资金的运用、处理,有一定的流程及处理方式,从国外接收到这样的情资,也就是希望“总统”能知道外国已经有这样的情资了,做为国家元首,当然会基于他的考量及“总统”尊严,去做适当处理。选举完之后,叶盛茂说他两度出国开会,匆匆忙忙,接着又退休。退休以后,扁办打给他问他退休后情况,也说希望有机会能到扁办聊一下。叶盛茂说他后来见到了扁,有问他关于公文的下落,但扁说公文已经找不到了。关于此点,叶盛茂的委托律师补充说,陈前“总统”说“找不到”,并不是“不见了”。有关2006年12月5日,艾格蒙联盟提供吴淑珍在英属泽西群岛有一个帐户的情资,叶盛茂说,因为这件情资时间比较久远,他一直在回忆当时的情形。据叶盛茂记忆所及,他说这个情资不是具体的情资,记忆没错的话,情资中特别有提到,扁家信托名下在来公文的时候已经没有任何资产了,因此他认为,这是一个情资的报告,但他还是利用例行见扁的机会,把情资也提供给扁,希望他能注意到资金的运用跟处理妥适的方法。叶盛茂说,95年的这个情资并未面呈给陈前“总统”,只是口头报告过。叶盛茂说,除了这两件洗钱情资,绝对没有第三件情资。叶盛茂表示,他今日决定站出来,把事情真相还原、说明清楚,“诚实是最好的政策”,造成社会大众的不安焦虑,以及对于调查局及调查局同仁的伤害,他也再度致上最诚挚的歉意。叶盛茂说,这几年来,调查局在国家政治两极化的情况下,负责国家安全、情报搜集、犯罪调查案件的侦办,同仁都很辛苦,也非常努力,遭受很多委屈。除了同仁很努力外,叶盛茂也希望调查局组织法能够通过,这是三千位调查员共同的心声,也是半个世纪以来大佳的期望,希望维持调查局优良传统、核心价值。叶盛茂说,现在有这个情况发生,将来有法律问题,他一定会去面对,不管是监察院或特侦组或检方、院方,他绝对不会逃避,会充分配合,希望全民了解调查局的辛苦。造成大家疑虑,再次道歉,谢谢大家。

    本文由云顶国际发布于国际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扁家洗钱案再爆1500万美元 绿名嘴臭骂不要脸

    关键词: 云顶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