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云顶国际 > 国际资讯 > 杨长江:汇率关键是与发展水平相称

杨长江:汇率关键是与发展水平相称

发布时间:2019-09-23 04:27编辑:国际资讯浏览(164)

    :11个月以后,奥巴马再次变脸,以全球经济再平衡为借口,又翻出“人民币汇率牌”。本月内,对人民币汇率问题的发难不绝于耳。15日,美国130位国会议员联名写信给美国财政部长盖特纳和商务部长骆家辉,信中指出:“中国的货币操纵行为对美国经济的影响已严重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中国通过将人民币汇率保持在低估状态,为本国企业提供了一项补贴,并不公平地令外国竞争对手处于不利地位。”信中要求美国政府采取包括征收反补贴税、把中国列入“汇率操纵国”名单、通过在外国和IMF的多边外交行动,从而形成一种由法律和国际压力组成的综合策略,迫使中国重启人民币升值。16日,14位美国两党参议员抛出了升级版的“舒默法案”,力图通过立法形式对人民币汇率问题构成更具体、更强大和更具操作性的威慑力。曾经相当失望的美国制造业联盟再次兴奋不已,摇旗呐喊之余,更出钱资助美国经济政策研究所完成了一份调查报告。前天公布的该项报告释放了一些数据指出:对华贸易逆差令美国在2001至2008年间损失了240多万个就业岗位。并将就业岗位流失的主要原因归咎于中国压低人民币汇率、通过其他政策为中国制造商创造不公平的贸易优势,以及劳工标准低下。

    摘要: 政治大学预测市场中心主任童振源。  美国国会岁入委员会上周五通过货币法案,制裁中国大陆操纵人民币汇率,人民币汇率问题成为中美两大国攻防焦点。专研该议题的台湾政治大学预测市场研究中心主任童振源接受中评社访问时指出,人民币升值问题被列为中美战略对话一环,人民币汇率成中美大国攻防焦点政治大学预测市场中心主任童振源。  美国国会岁入委员会上周五通过货币法案,制裁中国大陆操纵人民币汇率,人民币汇率问题成为中美两大国攻防焦点。专研该议题的台湾政治大学预测市场研究中心主任童振源接受中评社访问时指出,人民币升值问题被列为中美战略对话一环,是两大国的核心议题,在期中选举与国会压力下,美国行政部门的压力上升,中美两国应积极沟通。   美国制订该法案将采取法令强势措施加速人民币升值幅度。美国国会岁入委员会主席李文(Sander Levin)日前不讳言指出,该法案是针对人民币制定,提供政府制裁货币长期低估的新工具。新法案将把汇率操纵列入贸易惩处的定义中,商务部有权对汇率操纵国产品课征反补贴税,法案于本周送交众议院表决,参议院也有类似法案待表决通过。   童振源指出,美国认为,人民币汇率一直被低估,从2003年至2005年就展开沟,期间人民币也有升值、但速度很缓慢,2008年约升值17%到18%左右。当全球笼罩在金融海啸风暴时,人民币升值问题一度放缓,但去年中国大陆经济复苏情况比其他国家来得快,大陆却未对人民币升值采取较为积极的措施,导致美方对人民币升值不够问题不满,双方大有一触即发之势。   他认为,一国政府干预汇率也会有风险,存在许多贸易不确定性与困难度,尤其,美国行政部门面临国内许多压力,若采取的力道过大且高调向中国施压可能会引起部分制裁,不利两国经贸发展,甚至会波及其他地区,中美应回归2005年私下沟通模式。  另外,童振源与香港中文大学叶家兴教授、政大博士生为期一年,共同研究人民币国际化程度与竞争力,日前在一场国际研讨会发表“人民币国际化程度及其竞争力”,该研究主要测量人民币国际化程度与竞争力,并进行国际比较。   童振源与叶家兴的研究结果发现,第一,目前人民币国际化程度还很低,远远不及美元、欧元、日圆与英镑等国际前四大关键货币,也低于韩圜、新加坡币与港币,在国际关键货币的排名为第20名。第二,在国际货币竞争力排名上,人民币已跃升为世界第四,虽与美元与欧元仍有相当大差距,但有机会在短期内超越日圆。第三,目前货币国际化程度与竞争力最高的货币是美元与欧元,但美元竞争力有略微下跌的趋势,欧元则维持不变。第四,除美元、欧元、日圆、人民币与英镑之外,其他潜在的国际关键货币包括加拿大币、印度卢比、瑞士法郎、澳币与港币。

    ●汇率作为极为重要的宏观经济变量,没有哪个国家会放弃对其进行调控和管理。即使到了未来高度市场化的阶段,政府对外汇市场的干预仍是必要且经常的。

    人民币汇率问题:经济面具下的大国博弈

    ●我们不仅要对不合理的评价和指责予以反驳,还应坚持汇率合理水平与一国的经济发展水平相一致,必须从中国经济发展的现实水平出发,来讨论人民币汇率的合理水平。

    同一时段内,“人民币没有低估,美国别说三道四”、“人民币汇率是国家主权之一”、“人民币汇率是中国国家核心利益”等国内呼声强烈回应美国的责难。到目前为止,汇率测算在技术层面仍然处于学术争论阶段,并未形成被广泛认可的测算模型,更远谈不上各国政府间的一致同意。显而易见的证据是,即使在国际学术界,由于采用的汇率测算模型不同,对人民币“低估”的水平各不相同,上述EPI的结论是41%,而一些学者采用购买力平价方法得出的结论是40%(但通过世界银行用购买力平价对GDP的调整,低估的40%全部消失),另一些学者得出的结论则是16%-18%。既然没有共同的汇率水平估算方法,美国单方面主张对中国所有产品征收27.5%的反补贴关税又从何而来?而通过胁迫主要贸易伙伴国货币升值改善美国的贸易逆差,日元、马克的升值历史以及2005年中国汇改以来的中美贸易数据现实都给给出了确凿的答案———不可能!

    ●主持人:本报记者 柳 森

    至此,人民币汇率问题的“被政治化”,只能解读为是经济面具下的大国综合博弈,让仍在技术层面争拗不休的经济学家只能选择走开,而以国家利益为指导原则的外交家走上前台。从大国崛起的历史脉络中,美国在上世纪30年代的大危机中也曾领略过老霸主英国的贸易和汇率战。今天,崛起的中国面临类似的境况。借用美国罗斯福总统用来激励美国海军的话:说话要好听,但手里一定要有大棒!距离是否把中国列入汇率操纵国的时间只有三周时间,答案即将揭晓。无论美国政策目标是什么,关键的问题依然在于———我们手里有什么样的经济大棒?而在更长远的国家战略中,是否应该重新定义中美两国之间的关系本质?

    ●嘉 宾:杨长江(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国际金融系副教授)

    想了解更多有关国际资讯,中国资讯,军事新闻,社会新闻,财经新闻,娱乐新闻,专题报道等最新新闻资讯,请登录全球资讯网( )查看。本文由全球资讯网新闻编辑部采编,文章来自网络,如果涉及到版权,请联系Kefu@guanggao315.com,我们审核后,将及时删除!

    柳森:最近,美国再度在各种场合要求人民币升值:奥巴马多次宣称,当前美国的一大国际挑战就是汇率问题;有些美国国会议员要求将中国界定为 “汇率操纵国”,甚至要求直接实行贸易制裁。在您看来,我们该怎么看待美国在这个时刻炒作人民币汇率问题?

    杨长江:可以说,美国政界当下呈现出来的这种政策立场,再一次暴露出了其试图通过寻找替罪羊来逃避自身责任的自私行径。

    目前,如果说存在全球经济失衡问题,其形成原因也恰恰在于长期以来美国在调整本国经济结构方面的不作为。金融危机后的一年多来,美国贸易赤字显著下降,再次说明了改变贸易失衡的唯一有效路径在于调整经济结构。与此同时,中国也启动了刺激消费等经济结构调整措施,中国贸易顺差也出现了显著下降。如果中美两国都继续坚持结构改革,全球不平衡问题是有可能逐步解决的。然而,就在此时,美国刚刚在中国的大力协助下度过最危险的时刻后就 “过河拆桥”,试图将贸易失衡的原因归结于人民币汇率,其主要目的无疑就是想通过制造国际舆论压力来让中国独自承担苦果,从而推卸自己应有的调整责任。

    事实上,汇率作为极为重要的宏观经济变量,没有哪个国家会放弃对其进行调控和管理。而固定汇率等较为稳定的汇率制度,一直是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所承认的合法汇率制度。目前世界上约有一半国家仍采用着这些制度。当然,在汇率形成机制中更多发挥市场的作用,使得汇率更富有弹性,这对于中国经济的未来是有益的。但不能因此就走向极端,将政府对汇率的管理与介入都视为一种“原罪”。

    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还是一个长期任务,不能简单地以市场化改革来否定政府稳定汇率的相关措施。更何况,即使到了未来高度市场化的阶段,政府对外汇市场的干预仍是必要且经常的。

    柳森:对于一国的货币汇率究竟是否被低估,其判断标准似乎一直存在争议。比如,从理论上来看,在评判以上问题上,购买力平价理论影响最大,曾据此得出的人民币汇率被低估程度也最为严重。但后来世界银行公布的最新数据恰恰表明,原来所有显示人民币汇率被低估的情形都消失了。

    杨长江:的确如此。购买力平价理论认为,经汇率折算后,各国间商品的价格应该保持一致。也就是说,如果一国商品价格低于其他国家,则该国货币汇率就被低估。长期以来,按照世界银行公布的购买力平价数据,中国的商品价格只相当于美国的1/4左右。于是,按以上逻辑,人民币应该升值四倍!长期以来,这一数据几乎成为了指责人民币汇率被严重低估的主要依据。

    但2008年4月世界银行公布的全新的购买力平价数据发现,原来对中国的测算存在着重大疏漏,目前中国的商品价格已相当于美国价格水平的55%,而中高收入国家的平均价格水平尚不到美国价格水平的一半。换句话说,中国当下的经济发展水平尚未达到中高收入国家水平,而物价水平已经超过了它们。因此,以往对人民币汇率被低估的指责根本就站不住脚。

    事到如今,我们不仅已经可以非常理直气壮地对以往那些不合理的评价和指责予以反驳,还更应坚持以下立场:汇率合理水平应与一国的经济发展水平相一致,我们必须从中国经济发展的现实水平出发,来讨论人民币汇率的合理水平。

    当下的中国还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人均GDP还排在世界100位之后。因此,我们的物价水平比美国低是理所当然的,不能将这归因于人民币汇率被低估。更何况,我们往往会在一个国家内观察到不同地区间由经济发达程度差异带来的物价差异。可见,这是一个多么基本的经济规律。

    柳森:有人认为,人民币升值符合中国的自身利益,意味着同样数量的中国产品可以换来更多的外国产品,还可以促进企业提高效率、实现转型、克服通胀压力等。对这种观点,您怎么看?

    杨长江:对于人民币目前是否可以大幅度升值,我认为,我们至少要注意以下两方面:

    首先,一国的汇率政策实质上是在保持本国经济的竞争力与增进本国居民的福利两者之间进行权衡取舍。如果货币升值,从消费角度看,本国居民的福利是增加了,因为本国货币的购买力上升了。但从生产角度看,则意味着本国的产品更为昂贵了,这就会影响到本国的国际竞争力。

    对于当下的中国来说,出口仍是我国经济的重要推动力,价格优势仍是我国产品的核心竞争力,这就决定了在相当长时期内,我们仍要以维护本国的价格竞争力作为汇率政策的主要取向。尤其要注意的是,目前中国经济处于转型之中,价格优势也正在逐步削弱。在未来,保持价格竞争力将会成为中国经济面临的重要挑战,人民币汇率必须服务于中国经济发展的整体利益。

    其次,货币随着经济发展而逐步升值是正常的,但应该在较长时期内逐步实现,而不能在短期内形成强烈的升值预期。历史经验表明,一旦形成了强烈的升值预期,国际上的热钱必然大量流入,资产泡沫很难避免,最终带来宏观经济的剧烈动荡。在这方面,日本可谓前车之鉴。

    不过,换个角度来看,人民币当前面临的国际舆论压力,进一步说明了中国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已经刻不容缓。中国的改革正处在一个关键阶段,我们要以此为动力,推动改革的深入,从根本上纠正当前的双顺差问题,从而消除人民币升值压力,实现中国经济的顺利转轨。

    本文由云顶国际发布于国际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杨长江:汇率关键是与发展水平相称

    关键词: 云顶国际